叶翎

咸鱼一条
沉迷tf无法自拔,
日常贫穷,本子看封面就知道超棒但是买不起啊!QAQ…

头像来自@狂奔的鹌鹑

【MOP】Spark(一)

再开个连载!开学开连载的我是不是作死23333

 

注:幸雪的脑洞 @幸雪 

背景:大概是tfp剧场版后续。

 

 

“Lord Megetron,您要求我帮您从暗影空间中救出声波,介于您没有重组霸天虎的想法,您的举动,不符合逻辑。”

 

“我需要你和声波帮我完成一项实验。”

 

 

 

新赛星历第五十七年。

 

“都已经半年过去了,案件还没有进展吗?”

 

“没有,长官。是我们办事不利,请您责罚。”

 

坐在办公桌后面的铁皮没再说什么,只是摆了摆手,让他下去。

 

等到门终于在他的眼前阖上,他才以轻不可闻的声音低低的发出一声叹息。

 

从这一年开始,在全星球各地都发生了TF的死亡事件。作案者手法相当干脆利落,所有受害者其余机体均无受损痕迹,只有火种舱内的火种消失不见。受害者的选取没有什么规律,也就是说,一切仍旧存活的TF都可能是下一个受害者。

 

作案者目标明确啊…铁皮有些恼怒的揉了揉自己的头雕。这个人的目标偏偏是火种,是一切赛博坦人的生命之源。

 

他要这个干吗?

 

铁皮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他现在只想赶紧把这个炉渣揪出来然后斩首示众。这个作案者已经让那些回归星球的TF开始惶惶不可终日,那些中立派则更是开始加紧鼓吹新政府的无能,更糟的是有些原本支持他们的TF开始摇摆。铁皮丝毫不奇怪,如果案件再拖上两三个赛星月,中立派的上台将成为定式,而他们——这些博派旧臣,将会被那个笑的猥琐的中立派议员拿过来树威,然后他们就可以去见普神了。

 

哦炉渣的!

 

铁皮一把推开办公桌,无视宝贵的数据板摔落时发出的呻吟,径直走到了窗边。他现在需要改善一下芯情,天天担忧着未来可能发生的悲惨事件可解决不了任何事。

 

他望向了不远处的火种源之塔:那是一栋高耸入天的标志性建筑,基于原来的火种源之井进行的保护性改造。一方面,它是火种的收集、保存和运输的中心,它也是现在赛博坦的宗教地标,有一位再世的使徒在此为赛博坦的重生献身——赛博坦的最后一任领袖,原第十三天元,擎天柱。

 

看着围绕着塔身走动膜拜的众多TF,铁皮芯中有些复杂。他也曾追随领袖,曾与他一同并肩作战,在领袖前往地球之前他未能同往原以为这只是一场短暂的分别,可没想…

 

如果可以的话,铁皮想,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他能回来。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沉睡于火种源之井,化成一尊冷冰冰的雕像伫立于火种源之井旁边,成为历史书上的一页薄薄的教材案例,被一群愚蠢的TF们围绕着崇拜。我希望他活着,活着就好。

 

但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他又叹了口气。自己可能真的是年纪大了,都开始胡思乱想了。

 

他打开了自己的内部通讯系统,给救护车发了条消息。

 

“喝一杯?”

 

对方很快就传来了回复。“地点?”

 

“你医院对面的那家油吧。”

 

“好,门口见。”

 

---------------------------------------

 

在星球的另一端,在深深地、接近地核的地底,在充满了绿色培养液的培养皿之中,一台蓝白配色的幼生体正静静的漂浮着。

 

他微微弓起身,神态安详,仿若他只是休息了一会,随时都可以醒来一般。

 

而离他不远的另一个培养瓶里,一颗蓝绿色的火种正在燃烧。

 

“震荡波,进展如何?”

 

“已根据您提供的资料还原了擎天柱的火种数据,机体内的电子脑里已存储部分奥利安时期的记忆,机体与奥利安幼生体时期的差异度为零。与自然形成的火种基本结构相近度为百分之九十四点六,此百分比已排除可能有的不同火种间存在的个体差异。仍存在百分之五点四的差异,可能原因为:1、对照样本数量较少,形成的对照样本依旧存在特殊之处。2、擎天柱身为第十三天元,火种结构本就极其特殊。3、…….”

 

“好了好了,我明白你意思了。”银色的君王微抬起手臂,止住了科学家接下来的分析。“声波,我们大概还会有多久会被找到?”

 

情报官的面部屏幕上显示出了倒计时:一个赛星月零八个赛星日

 

随后,时间消失。

 

【建议:植入火种。】

 

科学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理由?”

 

【据过往将自然产生的火种放入机体中估算,植入火种后,机体需要十九到三十个赛星日才能成功激活。此时植入火种有利于提前唤醒,同时避免因提前被发现而导致实验失败。且让机体提前激活有利于Lord与他培养感情,提高在被汽车人发现后得到机体抚养权的概率。】

 

“此时激活存活率约为多少?”

 

【此实验没有先前的参考资料,无法估算。】

 

震荡波沉默了片刻。

 

“你的建议…符合逻辑。”

 

----------------------------------------

 

“你怎么了?那个案子还没破?”

 

铁皮没回答对方的询问,又灌下去一大口高纯。

 

救护车看着手边上七倒八歪的高纯罐子,芯里不禁有些忧虑。对方前几次找他喝的时候喝的可还没这么凶,眼前这乱糟糟的场景可有些不妙啊…

 

他晃了晃旁边TF的肩膀,“铁皮?铁皮?你还好吗?”

 

“不好。”

 

救护车愣了愣,对方这么直白的回答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

 

“老友啊…我在想…我是不是老了…一件案子拖了半年,弄得你们被中立派的那些脑模块有问题的家伙弄得下不了台…你们不说,我也是知道的…”

 

“这不是你的错,小蜂跟我说了,这个案子很有些棘手,对方又很狡猾,这么长没有破案也很正常,你不必…”

 

“不必什么,自责吗?不不不…救护车,我不是自责,我这是后悔…作为领袖的副官之一,我却没能赶上见他最后一面,你们在地球上最需要我的时候我也没能出现…”他死死地捏着高纯,语焉不详的又说了几句,最后,他抬起手,又灌了一大口高纯,“…救护车,我希望他活着,活着就好…”

 

“你呢?救护车?”铁皮突然看向身旁的TF,“如果可以的话,你愿意让领袖活过来吗?”

 

救护车觉得眼前这个机已经有点脑回路不清楚了,刚才不还聊着说他是自责还是后悔这个问题吗?怎么忽然问起自己来了?

 

“铁皮,”救护车默默的用手撑住头雕,“你是不是忘记打开节流芯片了?”

 

“嗯?那是什么东西?”

 

完了。救护车绝望的想,我怎么能妄想跟一个醉鬼讲道理,我应该赶紧把他送回他自己的充电室里去。

 

他打开了自己的通讯系统,让大黄蜂帮忙送一下旁边这个已经不太像能自己回去的家伙。等到明黄色的小跑车终于前来接走铁皮时,他微笑着,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低低的说道:

 

“谁不希望他回来啊…你这家伙…”

 

---------------------------------------------------

 

在一片黑暗的实验室中,原本毫无生气的目镜内,逐渐闪烁着些许光亮。

 

TBC

评论(10)
热度(66)

© 叶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