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翎

咸鱼一条
沉迷tf无法自拔,
日常贫穷,本子看封面就知道超棒但是买不起啊!QAQ…

【APH】王耀和龙的故事

莫名其妙的脑洞
第一次写耀和龙的故事
文里私设一大堆(你完全可以把它看的跟APH里的王耀和龙没啥关系)(因为根本没看过别人写的就自己按照自己想象的写了一份)
OOC算我的…
能接受?
下文走起👇🏻
————————————————————
王耀从诞生之始就认识龙了。
那时的王耀还只是一个小豆丁,而龙已经在自己的不断试验下学会了喷火,为此不知道烧坏了王耀多少件衣服。
他们一起长大,虽然过程中不知道打打闹闹了多少次,但最后都会和好如初。
时光飞逝,王耀已经由当年的娃娃变成了如今的翩翩君子,龙也由原先的一米左右长到了十米多,头上毛茸茸的角也逐渐分了叉,使它显的更加威猛。
不过自从龙会化形后,它就极少再在王耀面前露出全身——尽管那真的很威风。
它更愿意化身为一青袍少年,与王耀一同把酒言欢。
当有外人在时,他也不愿离王耀半步。于是,它就化作了一块青色的玉佩,配在王耀的腰间。
“您怎么在腰间佩戴一块石头呢?”有人问。
“你不觉得他很美吗?”王耀反问。
这段对话不知怎的传了出去。从此,国内的文人雅士都愿在腰间配上一块玉石。
龙认为王耀夸得对,他龙大爷无论化形成啥样都是最好看的。
王耀对他这种自恋的行为不予评论。
有一次,两人一起在月下喝酒。酒过三巡,两人都有些微醺。
“龙大爷,你说…我当初…怎么一睁眼…就看到你了呢?”
龙突然沉默了。随后,他一抬手,灌下一杯酒。
“你以后就知道了。”
公元前250年,周终究是灭亡了。
那天晚上,两人照旧是坐在庭院内喝酒。突然,王耀发现了什么。
“龙…你的影子…怎么不见了?”
“...终究还是被你发现了啊…”龙无所谓的笑笑,“没什么,只不过周灭亡了,我们两个终究要有一个消失了的——算是为了死去的朝代陪葬吧。”
“不是我,就是你。”
“我怎么舍得让你比我先行一步呢?这个光荣的任务还是让大爷我来承担吧!”
“…所以…你…今天就要…”
“啊呀呀,没事的啦!我们都是国/家和人/民的代表嘛,我总会回来的啦!”
龙试图活跃一下气氛来缓解对面那个他捧在心尖上的人的悲痛,却发现自己的说辞是那么的无力——就连翘起的嘴角都显得那么僵硬死板。他尝试了几次,最终还是放弃了。
沉默在两人之间筑起了一道无形的墙。突然,王耀哭了起来。
“…诶呀…别哭了…都说了我还会回来的嘛…”
“可回来的那个不是现在的你啊…我不想让你消失…”王耀抽噎着答道。
龙沉默了。
“今天是我存在的最后一天了,”龙突然认真的看着早已泣不成声的王耀,“耀,你还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这可是最后的机会了哦,”
“你说的没错,就算我重生了,那也不再是现在的我了。”
“所以,有什么想说的,赶紧说吧。”
“呜…我不要你消失…不要…你凭什么替我做了决定…凭什么…”
“唉…”
龙看了看自己逐渐消失的躯体,看着眼前哭得快喘不上气的王耀,又叹了口气。想要抬起手来摸一摸眼前的人的柔软的头发,却发现已经根本没法触碰到他。
“...别哭啊…我…”
后面的话吹散在风里,听不清了。
等王耀再抬起头的时候,面前早已不见了那个青袍少年的踪影。
原来的位置上留下的只是一个青色的蛋。
“...你…别急着走啊…”
“至少…把这杯酒…喝完啊…”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第二天,蛋里爬出来了一条筷子般粗细的龙——或许说是蛇更恰当?
王耀看着眼前盘成一团的小家伙,想着原来龙和自己小时候的样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随后却又不知怎的,笑着笑着就哭了。
他哭得很伤心。
他忽然想起了当年他们相见时的第一句话。
那时的王耀还刚刚诞生。
他睁眼时就发现自己面前有个有金色鳞片、长着一双毛茸茸的小角和一双哭的通红眼睛的条形生物。于是他就问出了作为正常人都会问的问题:
“你是什么东西?”
那时还是龙小爷的那颗玻璃心碎了一地。
“你才是东西!本小爷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龙!”
“龙是个什么东西?”
“都说不是东西了!呸!你才不是个东西!…啊管他呢…”
龙小爷想了想,然后又说:
“本小爷也不知道…不过应该就是长成本小爷这样的吧…不过那个人说这世界上只有本小爷一条龙。”
“那个人是谁?”
…他说他叫王耀…诶你怎么问这么多?你还没说你叫什么呢?”
他想了想。
“王耀,”他说,“我就叫王耀。”
“不行!你不能叫他的名字!”
“凭什么?我取个名字难道还要经过你的允许?”
“反正就是不可以!”
结果两个刚认识不久的小不点就打了一架。
最终,小王耀赢得了使用“王耀”这个名字的权利。
……
许久之后,等王耀从过去的回忆中回到现在,他才发现眼前的的龙已经立了起来,莫名的看着他。
王耀平复了一下心情,伸出手摸了摸眼前这条小龙的头,对他说,
“你好,我是王耀。”
END

评论(7)
热度(57)

© 叶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