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翎

咸鱼一条
沉迷tf无法自拔,
日常贫穷,本子看封面就知道超棒但是买不起啊!QAQ…

头像来自@狂奔的鹌鹑

【TFP/MOP】暗影

很抱歉这么晚才交稿…这份算是重写稿吧,之前的那一份写的实在是感觉不太对。。。

 

联文第七棒【其余联文均可在tag#mop牌能量块公司找到】

以“我爱你”为结尾写一篇虐文

 

与第一篇,第二篇与第六篇联文均有关

全程声波视角

默认在最终一战后柱子已经基本恢复了十三天元的能力

 

Ps:不说话的角色太难了…为啥我复健要挑这个…

还有再次超级抱歉这么晚才交上联文的稿(有机会我可能还会选择改一下...但是要期末了真的...可能性比较小,估计寒假会改的T_T)

最后,圣诞节快乐呀~各位

---------------------------

 

我是声波。

 

尽管在最后一战后我收到了震荡波的消息,说是已经研究出了可以离开暗影空间的方法,我仍选择了留在这里。暗影空间虽然并不能与其他非暗影空间的TF直接交流,但通过内置交流频道还是能联系上别人的——比如,震荡波——我倒是觉得这小小的弊端无足挂齿,反正过去我也基本上没有和其他人面对面交流过。

 

相较而言,暗影空间的优点则令我十分满意:能量不会流失,这就意味着我可以一直处于上线状态而不用担心没有能量块补充的尴尬;暗影空间的特殊性让我能避开所有人的视线从而得知一些有趣的消息,这无疑很符合我的胃口;同时,只要有足够的耐心,我可以去任何地方——这一点说来可笑又可悲,也许是因为担心,也许是出于安全考虑,前狂派与博派——就是领袖卫队——都在某种程度上不约而同的遭到了普通民众和中立派的排斥,平平安安的出行次数居然变得屈指可数。

 

哦,说起领袖卫队。

 

我还隐约记得在擎天柱跳下了火种源之井后救护车是怎么把其它几个TF统统赶了下去的。虽说在那个老医生神乎其神的修仙状态把擎天柱“救”了回来,但我总觉得…那个不太像是擎天柱,起码我分析他的磁场的时候总觉得有所不同。

 

不过那个机不是自称是奥利安吗,有不同…好像也说得过去?

 

嘛,这就不太是我该关心的问题了。无论是奥利安还是擎天柱,战后就直接搬到了卡隆,好像也并没有想要收拾一下这个烂摊子的想法。

 

内置交流频道收到了一条新消息。

 

“听说Lord回来了。”

 

是震荡波。

 

我懒洋洋的打了一个“哦”发了回去。自从威震天大人解散了霸天虎之后他就真的音讯全失——当然,这是对普通的那些TF来说。实际上据我所知他一直在离赛博坦不远的地方飘荡,犹犹豫豫的,显然他从未放下过赛博坦。如今他终于选择了回归,这倒是迟早的事,我并不意外。

 

“他好像去了卡隆。”

 

卡隆是威震天大人的崛起之地。这里不仅有着纪念意义,同时对于现在身份尴尬的他而言,鱼龙混杂的卡隆无非是绝佳的落脚点选择,换我我也会选那…等等,卡隆?

 

“我记得你好像和我说过那个擎天柱后来搬去了卡隆。”

 

“……”

 

我忽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我去看看。”

 

---------------------

 

见了鬼的雨天!

 

我有点恼火。身处暗影空间的确能避免被雨淋的尴尬处境,但被迫不停地穿过别人的机体——或者是被别人穿过我的机体——依旧是一件很别扭的事情。不说别的,光是视线上的遮挡就让我对Lord的追查增添了不少难度,战后回到卡隆的机本就不少,再外加下雨时众人的无意间的拥挤与混乱——

 

——等等,我找到了。

 

Lord依旧是Lord。尽管时间和在宇宙中的流浪让他的外形发生了变化,色泽灰暗的披风挡住了他布满伤痕的机体,但我知道,那就是他。

 

我跟随着他的脚步,走到了一家破烂的小油馆里——嘈杂不堪的环境,暗淡的光线,摇摇欲坠的门…这里很特殊吗?

 

“一杯无极仙。”

 

Lord已经径直走向了吧台靠后墙那侧的最后一个座位,收拢了带有攻击性意味的磁场,敲了敲桌面。

 

“新顾客哈,以前没见过。”

 

酒倌状似熟稔的回了一句。但Lord并没有回这句试图拉近关系的话,显得有些沉默。

 

我默默皱了下眉头,这不像Lord,哪怕是在当初战争最为激烈亦或是最为压抑的时期,我也从没见过Lord这么低迷的样子。

 

之前发生了什么吗?

 

不过好在那“无极仙”上了后,Lord的心情明显好了不少——你看他都乐意聊聊矿石了,想当初他都没怎么和我们聊过他在这方面的心得。

 

“那按您的判断怎么看,难不成这是种价值连城的稀有矿?”

 

不不不,当然不是。身为前霸天虎的首领,一块普通的刚玉原石怎么能吸引他的注意力——要我说肯定是有别的缘故。

 

“珍贵的是它的颜色,红和蓝都如此纯正又彼此分明,我从挖矿到如今也就见到这么一块——”

 

我就知道。

 

叹了口气。红蓝红蓝,一说起这种配色我就知道会指的是哪个TF——除了汽车人的那位领袖还能有谁?这种配色方案哪怕是在他这么多万年的升级改装中都没变过,“红蓝=擎天柱”这个等式早就刻进了众多霸天虎高层的CPU…何况是Lord…

 

“矿石也好,暮色也好,甚至星星也好,它们都只让我想起同一个人,我没有必要跟你说他是谁……因为我也是直到失去了他才真正了解到他是谁。”

 

…虽然暮色和星星这两个比喻我没有太明白,但…应该指的都是擎天柱吧。可是这么说…为什么要说失去?擎天柱不是就在卡隆吗?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他们应该已经见过了啊?

 

我想问出我的疑问,却又不能打断,只好选择屏息听下去。

 

可令我有些失望的是,他并没有再说出更多我所关心的细节,只是抒发了他对那位的情感——早在之前我就已经有过了这种猜测,如今不过是得到了证实。

 

大约再过去了不过几个赛星分左右,Lord一口饮尽剩余不多的“无极仙”,又对那看起来因这短时间内超多的信息量冲的快短路的可怜TF说了些什么,起身,再次推开那摇摇欲坠的门,作势要离开。我赶忙跟了上去。

 

…我晚了一步。

 

雨停了,可那巨大的银灰色机体也消失了,仿佛之前的一切不过是我的幻想。没有什么油吧里的对话,没有红蓝矿石,没有Lord难得的抒情文学演讲。

 

--------------------------

 

在卡隆的油吧里跟丢了Lord后,我就再也找不到他了。

 

我有再问过震荡波威震天大人的下落,可实际上他所知道的甚至还没有我所知道的多。现在想起来,这真的是一个愚蠢的不能再愚蠢的选择——震荡波那个一直宅在实验室里的家伙,能知道Lord曾经出现在卡隆已经是他的极限了,我怎么会指望他给我提供更多的信息呢——还不如去问博派的那些轮子们。

 

今天是跟着救护车的第五个赛星日。

 

为什么要选救护车…这不是很显然的吗?相较于其他总在出外勤的那些机,救护车无疑更利于我跟踪——何况那些博派老臣和他的关系都还不错,有了消息总会第一个通知他。

 

最重要的是,在听完Lord的那番话后,我总感觉有些不对…

 

“嘿,My sunshine~”

 

“千斤顶?这次又是什么事情?”

 

“你没看新闻吗?”

 

“你知道我的,众多的病号早就让我忙得快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了,剩下的那么点可怜的休息时间还被你占了,我哪有闲工夫去看…喂喂喂,不要动我的私人物品!”

 

【“据报道,在卡隆郊区的一栋普通民宿里发现了一名无法辨别身份的TF残骸,该TF头雕已被不明原因腐蚀。根据现场痕迹推测,死者死前没有明显痛苦,故其面部损毁应为死后其他机所为…同时,在死者胸甲上刻有‘我爱你’字样,警方推测此次事件可能为情杀…”】

 

屏幕一黑。

 

“你想说什么?”

 

“行了,Doctor。别人不清楚,难道我们还不清楚吗…”

 

“清楚什么?”

 

沉默,死一般的沉默。

 

“那是擎天柱。”

 

“…不可能,那不可能是他。难道你要我相信,这七百万年的战争都没有摧毁了的领袖,居然在战后,因为所谓的“情杀”,死在了卡隆郊外?这不可能!这不应该是他!”

 

“可…”

 

“声波,我找到Lord了。”

 

内置通讯里震荡波的消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发来了。

 

我长吁了一口气,赶紧离开了现在这个明显危险的不能再危险的地方。“地点?”

 

“火种源之井。”

 

--------------------------

 

等我终于到了火种源之井边上时,Lord已经在那站了好一会了。依旧披着上次见到他时所穿着的披风,尽可能的遮挡着自己的机体,但他此时站着很直,头雕扬起,目镜看着空处——好像还在喃喃自语着什么。

 

我带着满腹的疑问尽可能的走近——我隐隐感到,这可能是我知道所有答案的唯一机会了。

 

“…我知道你留下那个擎天柱的原因,我明白,但我不需要你这种施舍一样的妥协。”

 

“那不是你。”

 

“红蓝的刚玉原石,珍贵之处就在于其的纯粹与绝对——是没有掺杂一丝一毫杂质的。”

 

“一旦有了杂质,它便失去了其特殊之处,沦为平凡。”

 

“别人纵使无法分辨这细微的差别,但我,身为矿工,更身为你这长久战争的对手,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他嗤笑了一声,又随之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变得严肃,接着说了下去。

 

“你想要给我一个美好的梦境,给其他人一个美好的寄托。”

 

“但你忘记了我那从不愿屈从于命运的自傲——那才是让后来这一切发生的原因。”

 

“我拒绝接受你的安排。”

 

“TF的一生会有多长?我不知道,但我想不管怎么说七百万年都是一个不小的数字,而我并不想把我剩下的时间浪费在你为我建造的梦中。”

 

“我要找到你。”

 

“无论那要多久,无论我要付出什么代价。”

 

“我爱你。”

 

 

END

评论(6)
热度(32)

© 叶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