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翎

咸鱼一条
沉迷tf无法自拔,
日常贫穷,本子看封面就知道超棒但是买不起啊!QAQ…

头像来自@狂奔的鹌鹑

推篇文,外加半夜的一些想法

半夜逛完知乎芯情复杂,刚答完一个问题就被屏蔽了芯情更复杂,去TFS论坛搜粮去了。

搜到了一篇《change》的文,很推荐大家去看一下。

这篇文可以说是说出了我之前的猜想啊,我一直在和基友聊OP砍下那一瞬间时他都想了些什么。当他被烟幕救出奄奄一息时有没有后悔,当他见到钛师傅时犹豫的那一瞬间又是为了什么…他背负了那么多,失去了那么多,却依旧在这个世界上留存着放不下的什么东西…难道这个世界对他的恶意还不够大吗?他却依旧觉着这个世界是好的,愿意为之付出一切…

…莫名有些觉得,很悲伤,有种内疚的感觉,虽然我什么也没有做。

------------------下面就和文没啥关系了,全是我的碎碎念----------------

小孩子看tfp,看的可能就是一群机器人打架,效果很好看,剧情很有趣,外形也不错不拉不啦不啦。

但是,当他们长大了,或者说,那些已经长大了的人再去看tfp的时候,看到的可能是好友从相识相知,到最后的分道扬镳;看的可能是为了实现理想的人们因为选择了不同的道路,最后阴错阳差成为了宿敌;看到的可能是作为拥有悠久生命的硅基生命依旧不得不面临着同伴的生离死别……看到的是另一个世界,另一个生命种族的历史,他们的悲欢离合。

老威,以角斗士身份拉起一支足以掀翻当权政府的军队,试图以一己之力改变历史的进程,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

奥利安,在一次次、一个赛星年又一个赛星年的战争中,逐步洗褪人性,成长为一个旷古烁今的绝代领袖,回归他的天元身份。

小波,因无法接受议会的黑暗,选择自我流放,戴上面罩,进入角斗场,与老威相识,选择了老威作为效忠的对象,试图通过辅助他来实现自己改变现状的希望。

……

还有很多、很多……

之前和幸聊,谈到了TF的价值观。因为TF几乎没有完全的血缘关系这个说法,火种融合也是从原来的二设后来才升级成了官设,结果就导致了他们待人接物以及看待事情的角度和我们完全不一样。

就用声波来说吧。

作为碳基生物,我们很难理解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政见不和才能做出像他那样“自我流放”的选择的——抛弃上流社会以及议会的发言权,飘荡到地下的角斗场成为角斗士,后来又成为了另一名角斗士的下属,成为了他的副官,参与了推翻自己之前所参与的议会组织…

他这一生,活的随心所欲。他没有什么顾及,没有亲戚朋友拉着他训斥他,告诉他要怎么怎么做不要怎么怎么做,他只是做了他的选择,同时担当起了这个选择背后的责任。

他选择去成为那个沉默的情报官。他参与并组成了那段历史中的一部分。

他把他的一生扔到了一个大赌场里,这个赌场里的运作规律却是命运。

可惜。

说到命运。

就像写spark前我和幸聊起大纲的时候我们所说的那样:tfp,或者说联合宇宙世界,真的是一个宿命感很强的一部作品。

十三还是十三时,他跳入火种源之井的原因是希望自己能明白发生在天元之间的悲剧是怎么回事,他希望自己能通过在度过平凡的一生找到这个答案。

可他成为奥利安,后又成为了擎天柱。

先前的经历中找到的人性,后来又不得不一点点藏起,或者是消去,只留下领导大众所需要的神性。tfp结尾跳井的柱子,或许就是神性人性已经俱全的十三吧…亦或者只剩下了神性?他有找到他想要的吗?我不知道。

老威奋斗了一生,企图摆脱自己身份的束缚,逃脱命运的控制。可他却依旧如圣约所说的那样,成为了柱子的磨刀石,一步步唤醒了他,与对方渐行渐远,以及最后的那句似是而非的话…

…或许也实现了?说不定?

当初动笔写spark,某种程度上是觉得tfp的结局一走了之不符合老威的人设啊。老威是什么人,枭雄啊,没事也要整出些事情啊,这么就扔下了自己奋斗这么久的母星和霸天虎???

……扯句题外话,不造关在暗影空间的声波看到了会是啥想法……

然后就和幸一起构思了这个故事。
【ps:我们已经全部构思完毕,就差把它们写出来了…详细的就不再说了,免得剧透_(:з」∠)_】

再说会柱子吧。

唉…真的,无论哪个版本的柱子都是那样…感觉没有一个柱子不惨的,无论是从先前的命运,之后战争中的一系列选择,还是从什么别的地方讲,都是这样…p版我已经不敢去看第四遍了…真的,在知道最后结局之后每次看M和OP之间的“糖”……【捂脸,芯情复杂…】

…年老偏爱傻白甜,可我居然找了对虐的不能再虐的一对…

最后,辣鸡孩之宝,你们就不能对OP好一点吗?【手动微笑】现如今想吃糖几乎只能选择去找同人,而且还十篇同人八篇虐,剩下一个全灭半个坑,剩下的那半个,还是包着玻璃渣的糖沫沫【伐开心……】

啊不过这呀就是这对的迷人之处不是嘛?甜虐甜虐的……虽然虐的我的心已经要碎掉了…(然后写《遇见另一个他》试图发糖结果失败…唉)

以上。

评论(7)
热度(24)

© 叶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