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翎

咸鱼一条
沉迷tf无法自拔,
日常贫穷,本子看封面就知道超棒但是买不起啊!QAQ…

头像来自@狂奔的鹌鹑

【MOP】Spark4 下

4终于过去了!

大幕已经拉开,请大家期待后续的发展!

【希望你们还记得前面的内容...】

前文链接:四(上)四(中)

-------------------------------------------

 

“起来,D-16-113威震天。”

 

威震天在一片苍白的灯光中上线了光学镜,那两道猩红的光芒穿过重重激光、钢铁和防爆玻璃的屏障,毫无意外地注视着囚室外的两位审讯官。

 

“啊,‘博派谈判场的双雄’……两位纡尊降贵前来审讯我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啊,博派当任领导人通天晓?”四肢和腰颈皆被重重的静滞镣铐束缚于半空中,威震天扫了一眼聚焦于机体上的感应激光和舱室内侧的液氮喷射装置,声音中却满是高傲和戏谑,仿佛正经受此等禁锢和审讯的tf并非他而是对面的两位审讯官。“还有云雾山城的警车,好久不曾打过交道……鉴于你还能坐在这里参与工作,我是不是该祝贺下你精神状态尚佳?”

 

“安静,这里不是能随便你说话的地方!”通天晓看到警车桌下的手指在威震天挑衅的瞬间攒紧了电子笔,他提高声音夺过发话先机。“囚犯D-16-113威震天,如果再有不经允许发言的举动将对你进行电击警告!”启动禁锢舱各种功能的面板就在他手边,但通天晓无法从这种生杀予夺的权力中得到任何安全感。

 

对于一个不止一次死而复生的敌人,要怎样才能保障他不会东山再起?眼下他们连阻止这个敌人突破囚笼的把握都不一定有。

 

“那么两位审讯官,在我们正式开始之前我是否有权问一些事?”出乎意料地,对面的破坏大帝没有继续尖牙利齿地反讽,就像一个老老实实的在押犯人那样征询他们的意见。

 

“……有。”先出声回答的竟然是警车,发声器喑哑。“你的合理要求可以得到满足。”

 

即使战争初期就彼此相识,通天晓此刻也不禁对警车的自制力肃然起敬。警车的故乡,有着塞星明珠美誉的云雾山城在内战中便被狂派夷为平地,而警车则是从那场漫长而悲伤的战役中成名的原住民之一。如今,在面对罪魁祸首的此刻,他还是守住了作为执法者的基本操守。

 

“我想知道距离我被逮捕过去了多久。”破坏大帝的声音透过音响传来,嘶嘶的细微噪声里不怀好意。

 

“19塞时43塞分,你有什么事吗?”通天晓看了一眼内置时钟回答,博派前一线指挥官对这种记录不会出错。

 

“那就有意思了……”破坏大帝的声音听起来竟然有点玩味。“有位老朋友按道理该来找我算账了。”

 

“威震天,你在故意谈论无关话题,藐视审讯官!……谁接进来的通讯?!”警车冷声中掺染了难以压抑的愠怒,而就在陡然绷紧的空气中突然闯入了尖锐的通讯音,连通天晓也吃了一惊。这种级别的审讯中除非有特许的紧急权限,否则任何通讯都是不能接进来的。

 

“警车,通天晓,这里是感知器,我和救护车刚刚查出了奥利安火种上非常严重的问题,而他应该正在往你们这边去,我建议你们赶紧给他放行否则……”

 

而警车和通天晓已经来不及追究感知器擅自修改权限的行为……审讯室大门唰地一声开启,紧接着一辆医疗单位以不逊于超跑的气势漂进了审讯室,在三双光学镜的注视之下变形成博派的首席医官,背对着两位审讯官直面破坏大帝。

 

“C-Fre-pb389-Till All Are One,这间审讯室的权限暂时由我接管。”没有回头看惊得站起身的两位审讯官,医官以与汹汹来势相反的冷漠说出了权限口令。

 

那个尾缀……那是领袖亲自授予的一次性代行权,只交给绝对意义的心腹,使用这个口令的tf将在单件事件的决策上获得等同于领袖本人的权力。如今即使领袖不再,在博派内部这个口令却依然有效。

 

警车和通天晓内线交换了一下意见,将禁锢舱的操作面板交给了救护车,透明隔音屏障落下,在救护车问完他想知道的事情之前他们将成为旁观者。

 

“好久不见了,doctor。”面对着一个动根指头就能把他挤碎的盛怒医生,威震天依然秉持着谈笑风生的态度。“看起来比上次见面脾气更坏了啊。”破坏大帝的嘲讽极尽尖刻之能事,而救护车甚至没有心思追究这一点。

 

“你是不是早就盘算好了这一切……奥利安的身体状况,那些火种……”他出口的质问带着不知是出于愤怒还是悲苦的颤抖,一如听到终极之锁被领袖一刀两断的消息时。

 

威震天扬起眉头,红色的光学镜透着七分高傲三分轻蔑,或许还有那么一丝怜悯,“而你做了和我预想的一样的决定,两颗火种之间的抉择而已。”他的语调如同柔滑的毒液般滴落,轻而易举蚀进救护车内芯摇摇欲坠的堡垒。“对此你应该不陌生吧doctor?这样的事情你以前有少做吗,过去的那几万,几十万年里?”

 

“——!”这句语气并不重的话落入救护车音频接收器却如当头重锤,令他的脑中轰然响起了白噪音和雪花点,过去百万年战争中许多被他锁进记忆模块深处的画面因这一句话涌出,垂危的战友,俘虏的尸体,满手属于伤患的能量液和碎裂的零件,一次又一次从咬紧的齿间渗出的腥咸……真的是年纪大了,救护车咬着牙依靠战场上的经验稳住摇摇欲坠的下盘,抬起光学镜瞪向始作俑者。“……你以为是谁导致了这一切!”

 

“战争又不只是一方的事。”而破坏大帝的面甲厚的堪比塞博坦的地壳。“就算没有我发动战争,以擎天柱那种温吞吞的方式,议会和政府愿意放多少权?底层民众又能容忍多久?这社会早就病入膏肓。”

 

“够了!”救护车不想再听威震天那些颠倒黑白的狡辩,他直指重点。“你是哪里来的材料,又到底想做什么!”

 

“也没有别的,只是在我们的客人奥利安·派克斯造访报应号的那段时间里,趁着他做体检把能提取的样本都保存了一份而已——你大可以放心,在完成奥利安的火种和机体后,所有的样本我都亲自销毁了。至于目的——”威震天故意拉长了语调。“不如问一问你自己的芯?”

 

“好啊……好啊。看在他的面子上我本来一直不愿意这样想的。”似乎是确认了什么一样,年长的医生在威震天看不出情绪的红色光镜中停止了颤抖,他的声音奇迹般地从崩溃中平静了下来,看着威震天的光镜里再无愤怒,只剩下纯然的憎恨。

 

“我竟然曾经以为你有把他当过朋友,威震天。”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救护车说完这句话转头就走,屏障自动打开,他把那个控制面板以非常不符合医师的手法扔到了审讯室桌子上。就算那个一点便能让禁锢舱将那庞大机体挤的四分五裂的按钮就在他指尖又如何?他们面对的是同时继承了堕落者暴戾本性和马克西姆大帝恶毒口才的使者,而能与他抗衡的那个tf早已为了给这个家伙的暴行买单而奉献了自己。

 

“承认吧,你们的愿望实现了不是吗?”在老医官的身后,破坏大帝仍没有放弃递出最后一击的打算。“你们没有这个觉悟和胆量做这件事,但是我有。”他的笑容堪称放肆。“我把他带了回来。”

 

“……我们所期望的绝不是这个。”救护车停下了脚步,他站在门口却没有回头,语气冷澈。“还有,如果你就是这样回报prime对你的信任的话,到最后你也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救护车走远了,而这是他离开时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不,我会得到的,doctor。”“我会的。”

 

狂派首领想要的东西,这次绝不会再失手。

 

---------------------------------------------------

“在不损害博派和公众利益的前提下给予我们三项议院提案的最优先权利,博派这次还真是下了血本啊。”放下手中由通天晓和警车亲笔签字的数据板,普罗透斯微微举起了手中的玻璃杯,透过远处的微光,欣赏着精炼过的高纯折射出的细碎光斑。“能让博派‘谈判场的双雄’都做出如此让步,你们为我们中立派争取到了足够多的利益——超乎我的意料。湍流,锐芒,你们值得奖赏。”

 

“普罗透斯议员,”锐芒微微上前一步,“我在想,博派这么急切的希望我们停止对这件事情的追究,这背后是不是……”

 

“是,当然是。”逆光站立的TF放下了手上的高纯,打断了眼前微微低下头雕的下属,“博派老人们在他们那个前领袖的教导下可以说是相当有原则,他们这次逼近底线让我们保持安静,这背后肯定有着些我们不知道的猫腻。而且一件取火种杀人案,出的价码却如此之大,一部分原因也正是警告我们不要再继续深究了。”

 

“那我们为何不正好趁胜追击,多敲些东西回来?都是这个——”他恶狠狠的看了一眼旁边安静坐在椅子上的湍流,“这个不知道到底是哪边的家伙打断了我,不然我们肯定还能多争取一部分。”

 

“你当坏警察,总得有人当好警察吧?”闻言湍流耸了耸肩,看来根本没把同僚的话放在芯上。“谈判和用人都是一种艺术啊,有周旋空间才有长远利益~”

 

“锐芒,你太急躁了。”蓝色涂装的TF无视了下属的马屁,微微皱眉,“这次固然可以多敲一笔,但同时也会让我们和博派之间的平衡产生偏移。他们暂时还算是执政党,在民众芯中威望也并不低——尤其是他们把擎天柱抬出来以后。这一次我们多敲了一笔,未来说不定什么时候我们也会在他们那边落下把柄。谈判留一线,彼此都好说。”

 

“可是……”锐芒似乎相当为这次机会不甘,还想再说些什么。

 

“好了,锐芒。”普罗透斯阻止了属下的进一步争论,“我们都明白你是为了我们中立派能得到更好的发展,没有人会质疑你对我们事业的忠芯。”他欣慰的看到眼前的TF放松了机体,满意的点点头,“这毕竟是一个无本生意,湍流说的没错,把博派逼过头了对我们没有什么好处。如今我更感兴趣的是这些轮子们究竟在这场火种案中发现了什么……”

 

“您是说……”湍流坐正了机体,从上司的语气中察觉到了事件新的走向。

 

 “无论他们发现了什么,我想,那一定是一个足够重要的大新闻——锐芒,湍流,你们觉得足够让整个博派不惜代价隐瞒甚至退让原则的事情,会是什么?”普罗透斯将手上的高纯一饮而尽,透过切割出无数斜面的玻璃,他幽绿色的光学镜显得有些许诡异。

 

或许,这件事和他们那位已经长眠于火种源的领袖阁下有关呢……

 

---------------------------------------------------

奥利安趴在走廊的栏杆上,试图看清火种源之井的全貌。他还太小了,拼尽全力连塔的十层也爬不到,何况那口深井哪里是仅凭光学镜能看清的呢?井口上罩着一层半透明的能量罩,颜色在红蓝之间游移变换,据说那是投身于此的天元转世,博派末代领袖为了守护母星生命之源建造的屏障,外界任何形式的物质和能量接触到这层屏障都会被阻挡蒸发。昔日博派元老们对着领袖以生命换取的这片力场起誓,绝不会再让任何邪恶势力染指此处,为此,他们才建造了这座塔以兹纪念和守护。

 

但这处神圣的奇迹从奥利安的视角看去,只是一片朦胧中不时迸发的火种光点,又尽数被设置在塔一层的设备收纳进去,就像电子屏的循环图像那样乏味。

 

也许下次该向……阿尔茜姐姐,或者大黄蜂叔叔?借一个望远的设备来看看。他对井失去了兴趣,开始顺着楼梯一点一点回到自己所住的楼层。

 

这座塔真的实在太大了,有一千米,还是两千米高?又有多少层,多少支柱,多少梁架?多少内饰的板片,多少相错的栏杆?虽然奥利安还不曾数清,但他知道总有一天自己会数清的。

 

通体纯白的巨塔之中,每一处都充盈着新生火种脉动而散发出柔和金色光彩的能量场,那是对于垂危机体而言堪称吊命良药的宝贵资源,而他现在是这里唯一的住户。

 

奥利安透过房间里的窗户往外望去,那唯一的窗户虽然精美却无法开启,透过圆形的玻璃能看到无数TF组成的人流绕着塔身转动,仿若巨大的漩涡——每日如此,永不停息的旋转着。而他正处于漩涡中央之上,俯瞰着这一切。

 

塔的内部非常安静,但他却似乎能听到那些虔诚的祷告,无数吟诵的声音聚集在一起,最终留下的不过是无意义的嘈杂之声,偶尔传出的一两声狂热的呼号也会转瞬即逝,淹没在那一大片嘈杂之中。

 

奥利安不理解,为什么会有TF甘愿埋没自己的特性,甘愿抛弃自我随波逐流,甘愿将一部分自己贡献出来,去相信,去对另一名TF顶礼膜拜——

 

这其中的原因,他不明白。

 

不过没关系,大黄蜂叔叔告诉他下一个循环他就可以去看Mega了。

 

---------------------------------------------------

时间回到数日之前,

 

 “奥利安,这就是你以后的家了,你喜欢吗?”

 

不,我不喜欢。奥利安芯里这样想到。Mega不在这里,这里又怎么会是自己的家呢?

 

但他的火种却无声的驳斥了这一点。随着逐步靠近火种源之塔,奥利安能明显的感觉到机体在变得更加有活力,机体内部的能量循环速度加快,也不再时而感到发冷。出生以来他表现出的安静听话其实很大程度和不算良好的机体状态有关,而今他终于不需要每天注射药物了——救护车这样说的。

 

 “奥利安,你感觉怎么样?”坐在奥利安身边,大黄蜂操作着这条秘密地道的轨道和秘门的变位,小小的厢座通过轨道驶向火种源之塔地下层的秘密入口。他们当然不能在诸多信徒众目睽睽之下将奥利安送进塔,这条密道——说来讽刺,也是和威震天那个基地一样的途径——将担负起奥利安未来出入和所需的所有生活必需品的运输需求。

 

“……最新报道,令无数TF同胞提心吊胆的无差别连环杀人案终于告破。官方消息,嫌犯因负隅顽抗已被就地击毙,暂无从犯存在痕迹。目前在职总警司铁皮称此次行动对恐怖分子而言是一次成功的打击。中立派的现任党派代表普罗透斯称,他对这起案件最终得以解决表示祝贺,并由衷为在此起案件中不幸丧生的TF表示哀悼……”

 

一条插播的新闻从厢座的广播中飘了出来,大黄蜂动作微微僵了一下,悄悄将广播调了一个频段。但身边的幼生体对新闻没有任何反应,对他的话也是一样。奥利安自被和威震天分开以来就不愿多说话,面对当时拒绝了他要求的大黄蜂更是一声不吭,只有被允许和在押中的威震天进行短暂的通话时才会变得活泼一些。

 

抱歉,小家伙,大黄蜂在芯里向奥利安道歉。但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从他和他的监护机离开那个与世隔绝的地方起,便几乎注定了身不由己。“总之,以后你就要在这里独自生活了,每天我们会接你去救护车那边体检,上课的事情也由我们负责,有什么需要的东西向我们提就好……”

 

“……大黄蜂叔叔。”幼生体稚嫩的声音因为久未开口显得有些沙哑,倒是让大黄蜂吃了一惊。“我……我想让Mega也过来,可以吗。”

 

“唉……”大黄蜂感觉自己的CPU阵阵作疼,这孩子真是又单纯又固执,要放一个全身浸透了黑暗能量还做过宇宙大帝附身的tf进火种源之塔?除非战争里活下来的博派都死绝了。他侧过身,双手捧住眼前幼生体圆嘟嘟的头雕,表情严肃。“听着,奥利安。就算我想让你和你的Mega待在一起也做不到,他的情况太特殊了不能进这里来,而你必须在这里疗养。”

 

“可是,一直都是他在照顾我啊,他给我做能量块,教我上课,帮我做关节的润滑……”奥利安低下头雕嗫嚅道,光镜黯淡。“他和我约好了的,一定会再见面……”

 

“没有可是。”大黄蜂忍住内芯的五味杂陈,将道理摆上台面。“奥利安,我们之所以把你和你的监护机分开,是因为他无法提供你所需要的资源,而我们可以,在我们这里你可以得到更好的照顾。”看到眼前的幼生体的神色越发失落,他不禁放缓了语气,“放心,你以后还是可以再见到你的Mega的,我们很快就能安排他跟你会面了。”

 

“……真的吗。”蓝色的光学镜慢慢变亮了些许,大黄蜂看着那双澄澈的蓝色光镜,将一只手臂贴在胸口做宣誓状,语气诚恳。“嗯,我向你保证。”

 

几十分钟后,火种源之塔远处的博派基地。

 

“看数据变动的情况,我和感知器的推断是正确的,这孩子以后就不需要再注射外来的火种因子了,他可以正常的生活起居……只在这座塔内。”救护车看着屏幕上反映的奥利安的各项生理数据——来自上次体检时装在奥利安机体上的监测设备,语气终于稍微和缓了一些,却很快又低落下去。

 

“老朋友,你已经尽力了。”明白老友在为什么而郁郁寡欢,铁皮安抚性地拍拍救护车的肩甲。“还有,真的谢谢你。”

 

基地的窗外,哈丁的光辉依然毫无保留地普照着这片饱受伤创的大地,照耀着天穹之下纯白的高塔和朝拜的人们。“救护车,我一直没法想明白,大哥他……真的想要见到这样吗。”大黄蜂移开了投向窗外的光学镜,涩声问道。而他面前,两位身经百战的老兵都一时无法回答。

 

——如果可以的话,你愿意让领袖活过来吗?

 

为了挺过这场战争付出的代价无法数清,而他……而他们,已经不剩下什么了。

 

“他一定会理解的。”铁皮有点愕然地看向突然出声的老友,而救护车只是凝视着远方高耸的火种源之塔,像要说服什么一样更加坚定了语气。

 

“为了不让那些忘恩负义的家伙连这样的牺牲都忘却。”

 

TBC


评论(17)
热度(51)

© 叶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