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翎

咸鱼一条
沉迷tf无法自拔,
日常贫穷,本子看封面就知道超棒但是买不起啊!QAQ…

头像来自@狂奔的鹌鹑

溯雨

由于柠檬 @罐装柠檬 卸载了lofter,暂时无法发文,故由我代发。

这是联文的第一篇!~

挑战:以“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彻夜未停。”为结尾,写一篇甜文。
--------------------------------------
没有tf喜欢赛博坦的雨。

那些带着强氧化性的水滴会悄悄渗进他们细小的装甲缝隙,如果没有及时清理,内部线路则会被缓慢持久地腐蚀掉。好在这种天气并不常见,在气候急剧变化的时候才会下上那么几次,和平时期更是罕见,若是tf们赶巧碰上了,他们要么是加速赶回家,要么是找间油吧躲进去,悠闲地待着一直耗到雨停。

在威震天结束了他漫长而孤独的流浪,犹豫再三最终决定回到赛博坦来看一看的时候,就遇上了这样一场雨。

躲过入侵警戒很容易,即便过了那么长的时光,他在这方面的技巧仍旧颇为熟练。或许我可以走正规程序?他想,恐怕见过他的tf已经没几个活着的了,会不会有些陌生的面孔对他这个落魄的游子表示欢迎?但是……算了吧,我只是来看一眼我的母星,看完就走,他想。

回家的路途并不十分顺利,中途好几次都因为能量不足而不得不逗留在一些陌生的小星球上,当地居民或友好或粗暴些,他习以为常地应对着,攒够能源后继续走,这也花了他相当长的时间,不过他完全不着急,已经没什么东西能让他芯急地去追求了。最意外的情况大概就是他的飞行器在距离赛博坦不远的星系里遭遇了一场离子风暴,它来自一团不明星云,威震天为了摆脱它花了点力气,飞行器被毁得不能用了,在大气中几乎融化,他干脆就丢弃了,直接以载具形态进入赛博坦,机体在高压高温的摩擦中无疑又再次受损,但是没关系。

我回来了。

威震天在赛博坦上空低低盘旋,天气阴沉,时间又是到了傍晚,可见度很差,那些雨水拍在他的机甲上,大股大股地流进那些饱经沧桑的裂口里,他无暇顾及。他飞过那些奇诡的山脉,那些高耸的尖塔,那些方正的大厦,那些错综复杂的街道,最后降落在他最不能忘怀的城市。

卡隆。

不,威震天呼吸着这座工业城市里夹带着烟尘的浑浊空气,一时怔在原地。

这是卡隆,是他记忆里最为熟悉的模样,但不应该如此的,这里……不应该是卡隆。

废墟上新出现了一座城市,但没有必要建得和战前一模一样对吗,尤其那还是霸天虎的城市。

“嗨!大个子,”油吧老板挥着手招呼雨中的威震天,是机型很特别的tf呢,“不进来喝一杯吗,硫酸雨的滋味可不好受啊。”

威震天沉默着拒绝,变形起飞,一头扎入雨帘。

多么讽刺,他花了如此漫长的时间远离他的星球,漫长到让自己几乎成为历史,回来时却发现,历史将他带回了从前。

威震天在下落。

擎天柱抓着终极之锁的边沿,看着威震天缓缓地,如静止般地下落。

他的身体从星辰剑上抽离,指尖轻触般划过剑身,随后脱力一样伸展开来。那双赤红的光学镜却仍然紧盯着擎天柱,领袖也在看着它们,最后它们缓缓熄灭,这具银亮的机体在骤然间失去了光泽,在漆黑的宇宙空间成为一颗渺小明亮的星,被吸入蔚蓝色的地球。擎天柱看着威震天的机体逐渐远去,在大气层里成为一团燃烧着的火球,而后很快被淹没在大片的蓝色里。

这回总该说再见了吧,擎天柱收回长久注视的目光,休息吧,老对手。

他那时是有话要对我说吧,威震天在他的星际漫游之旅中不止一次这么想过。终极之锁那次是来不及说,毕竟一切都太突然了,那么我解散霸天虎的时候呢?他就那么一直看着我离开,居然一句话都不说,口才明明一流的啊,威震天多少觉得有些遗憾,芯想以后大概还有机会问出来,于是走的潇洒。他不知道那是永别。

我还有机会吗?威震天问自己,他在雨中高速穿行,凭着记忆寻找答案,铁堡的轮廓隐隐现出时他压抑着内芯说不清道不明的狂喜,落地变形的动作极缓极轻,生怕打破了什么。

他来到一间不起眼的屋子前,悄悄爬上阳台贴近窗口,雨水在玻璃上凝成一股股水流,视线有些模糊,依稀可以看到屋内有个来回走动红蓝色的身影。

是他吗,是他吧,一定得是他啊!

威震天记得很多事情,比如第一次来铁堡找奥利安。他用了点不入流的小手段得到了奥利安的住址,前来拜访之前没有任何声明,依旧与往常一样隔着半个赛博坦和他在网络上天南海北地聊,而第二天他突然降落在奥利安面前,庞大的机身几乎将小小的档案管理员笼罩起来,一个策划好的惊喜。奥利安惊讶得几乎跳起来,随后他开心地笑,那次威震天真的非常得意。

我还能再给他一次惊喜吗,威震天在窗外犹豫了,大雨冲刷着他残破的机体,他靠在墙壁上想这莫非是普神开的玩笑,还是惩罚性质的?差不多行了吧都这么久了,发生过的事情再重复有什么意思,何况我这副样子要怎么见他,以前起码还是挺精神的,我……

我想这么多干什么?

他笑了笑站起身,一脚踹开了门。

喧嚣的风雨一股脑冲了进来。

屋内陈设如旧,东西不多,但摆放得很有条理,数据板整整齐齐地摞在一起,看起来还分了类,专注于它们的奥利安明显吓了一跳,他从背对着门口的椅子里回过身,看到面前高大沧桑的机体后,表情惊讶而疑惑,但很快化为一抹浅浅的笑意,他伸出手:

“好久……不见了,威震天。”

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彻夜未停。

END

评论
热度(37)

© 叶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