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翎

咸鱼一条
沉迷tf无法自拔,
日常贫穷,本子看封面就知道超棒但是买不起啊!QAQ…

头像来自@狂奔的鹌鹑

【MOP】Spark 4(上)

这一章分为三份来发(相信我,真的是因为内容和篇幅的原因)

【没时间也是里面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假期比上学更忙啊QAQ】

该部分主要由幸雪 @幸雪 完成,接下来则由我接手


(嗯,你们可以看做这是我代发的...)

ps:后面的我真的写完了啊QAQ...就是修修改改总是不满意,请大家原谅...


前文链接:

-----------------------------

是夜,铁堡渐渐复兴的城区中,一辆黄黑色的跑车穿过华灯初上的大道在路灯的光影中飞驰。


大黄蜂,时任铁堡地方治安官。


劫后重生的街道两侧是他一直以来竭力守护的国泰民安,生机勃勃的灯火却驱不散年轻治安官芯头浓重的阴云。母星重生以来,大量远征星海的博派,战败投降的狂派和流离在外的中立派纷纷回归,随之而至的就是从上到下无休无止的利益争驳。大黄蜂作为陪伴领袖取得决定性胜利的年轻战士之一,和烟幕一样成为了地方驻守的治安官,每日被调停任务所淹没。博派掌政之初,在领袖身边饱经历练和教诲的前侦察兵也曾希望为跋涉于政治泥潭的博派老人们分忧,但警车坚决制止了侦察兵毛遂自荐的行为。


“要把你们这些年轻人丢到议会去糟蹋,除非是我们回归火种源再无人可用。”黑白涂装的前治安官说出这句话时,语气坚若金石。彼时一直被领袖和前辈庇护的侦查兵还未领会这句话的真意,而到任后层出不穷的小型争端为他提供了微观上的演练。和平让曾经黑白分明的世道重新混沌起来,面对着因偏见,误解或是一点点利好而争执不休的人们,曾失去声音长达百万年却能与同伴芯灵相通的前侦查兵有时在夜深人静时会被深刻的无力感俘虏。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高贵、自由、博爱的精神,不会被战争摧毁,却会在私欲面前式微。


如果擎天柱还在的话……


或许在战火中奋斗到终于迎来胜利,面对和平却无所适从的每一个博派tf都会如此幻想,那位将希望坚守到最后的领袖能再次领导迷茫的他们。


但凡事没有如果。


他们能做到的,便是从人芯的混沌和自私中守护好领袖用生命牵引的光明,以身作则将高尚和善良的因种进后来者芯中,愿未来自由的火焰生生不息。


为此,他们需要再度集结,驱逐在暗影中肆虐的恶。


黄黑二色的地面载具驶过街角大楼的阴影,重新被夜间光源笼罩时悄然换上了暗调的潜行涂装。





年轻的治安官踏上政府大楼的台阶,避开夜班的执勤人员,走向某一间办公室,门禁在发出警报前悄然开启。他径直走进办公桌后的书架将其向两侧推开,一扇暗门显露出来。大黄蜂摘下两肩的警徽收入子空间,拿出另一枚标识贴在胸前,一张皱眉的脸两侧延展开各三道微微上挑的横杠,是昔日领袖卫队专用的标识。暗门扫描过来者的光学镜,火种信号,标识编码,验证通过,大门开启。大黄蜂踏入下降的电梯,年轻治安官的气质俨然已是久经沙场的老兵。


电梯降到底部,大黄蜂踏出防爆合金铸就的自动门,疾步走向通道尽头的会议室。大门敞开,在战术屏幕唯一的光源中,昔日博派的精英战士齐聚一室,向着他们最年轻的成员露出微笑,那是曾同生共死的情谊。


——大黄蜂,现博派铁堡直属特别突击小队成员。“抱歉,我来迟了。”


“这次是临时会议,最后才特邀你做嘉宾,你已经很快了,小蜂(bee)。”抱胸靠在墙上的爵士接过了侦察兵的话头,蓝色护目镜下的嘴角浮现的笑容似乎能照亮幽暗的会议室。大黄蜂向这位博派首席情报官敬礼致意,独当一面也有十余载的时间了,前辈们仍会像对待当年那个备受喜爱的小侦察兵那样称呼他,这对于在战火中度过了自己年幼时期的大黄蜂而言,是他与博派弟兄们亲密情谊的证明。


“既然全员到齐了,那么会议开始。”


与会人士到齐,站在会议室首席位置的通天晓示意众人安静,点亮了战术投影。“各位应该都收到消息了,我们对近一年来的这起无差别连环杀人案的调查有了突破。这个案子非常诡异,我们很难找到作案者的蛛丝马迹,即使有线索,能找到的也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嫌犯,之后就会断掉。”他将塞博坦全球的投影调出来,标出音速峡谷、莫邪天城和塔干高地所在的位置。“作案者反侦查手段非常高超,之前的线索先后将我们引到了这三个地区,但都一无所获。直到上个月爵士从旋外星系回来,才配合警车推导出了作案者真正的所在地……”老兵将投影转了个方向,标红铁堡附近的一个区域。“没想到会是我们反复排查过的锰铁山脉。”


“锰铁山脉?这不就是一开始的重点存疑地区吗?”橙白涂装的军医眯起了光学镜,他作为此案的医学顾问名列此席。“之前以清缴恐怖分子游击势力为由排查过多次……爵士,你是怎样得出这里即是作案者据点的结论的?”


“嗯,作案者的手法和处理线索的风格都有些似曾相识的地方,而我跟那个人斗过很多次了。”情报官光镜中的情绪被护目镜轻易遮断。“作为杀人案实在是收拾的干净过了头,还掺杂了这么多方位上的情报操作,作案者比起逍遥法外,不如说是不想让我们找到某个具体的地方。所以我干脆抛开了所有线索引导的方向,而之前放在我们光学镜底下却已经疲于搜寻的地方……就是这里。”


大黄蜂静静听着战友们的分析,作为侦察兵在战场上磨炼出的直觉却透过这句话窥探到了爵士的疑虑。这不是寻常的杀人事件,要寻找它们的真相比起抽丝剥茧的揭秘更像草蛇灰线的伏笔,而在蛛丝马迹的尽头他似乎能察觉到一个银灰色的庞大身影模糊地闪现。“长官,我……”他想要将自己的想法倾吐而出,无法具名的预感在火种中惴惴地跳动。


然而变故突生。话语还未出口,会议桌中央战术图像突然扭曲起来,硬生生将几人的谈话打断。


“有人入侵?!”通天晓警觉地扫视周遭,武器已经上线。“这里应该是对外隔绝数据传递的,怎么会……!”


“通天晓长官,地图!”警车一声断喝唤回在场所有人注意力,一个十字坐标浮现在星球地图上,正定在锰铁山脉某处闪动,还显示出了精确到分的经纬度数据。


“犯人这是自投罗网了吗。”警车仍不忘以治安官的素养分析对方的目的。仿佛呼应首席战术家的话语一般,一行单薄的字体从会议室主屏幕上跳出,烙入数双惊怒交加的光学镜深处。


“领主威震天将与案件真相在此恭候。:)”


爵士盯着那个符号表情,护目镜更暗了几分,他上前推开铁皮和通天晓,弹出指尖的工具俯身于主机群中,从一处数据接入口掂出一枚细小的黑色芯片。


“声波……”情报官凝视着指尖的芯片,脸颊线条在投影的暗光下崩的死紧。


“对方发出这种消息,说明已经打算摊牌或者宣战。”不愧是博派当前的领导人,通天晓极快地恢复了镇静。“搜捕计划取消,我们要面对的是实力未知的前狂派领袖威震天,立即改组强袭小队,在场人员全部编制进组,欧米茄级保密协议即刻生效!警车,随我联络战术小组,铁皮,我授权你调度所有在库铁堡遗物的权限……”


一片纷乱之中,大黄蜂默然伫立在原地,深深的疲惫感在突然空旷的内芯久久回荡。


百万年前威震天差一点熄灭了他的火种,百万年后他以一剑报还了威震天的火种。而今迷雾散去,阴影再现,他将再一次与这位前军阀产生交集,而这之下又是不知道多少无辜者消逝的生命。


这便是所谓宿命吗?


那跨越百万年个体之间命运的纠葛……真的是生命能够承受之重吗?


已经没有多余时间用来长吁短叹,大黄蜂将面甲短暂地埋进手掌,蓝色光镜再上线时已然如火焰升腾。


“大黄蜂。”


年轻的治安官动作停顿了一下,转身向叫住自己的前辈敬礼。“有何吩咐,长官?”忙乱的整备室并不是谈正事的好地方,大黄蜂不由得猜测这位博派首席战术家要跟自己谈些什么,值得一向严谨的警车要牺牲如此宝贵的整备时间。“来铁堡前烟幕托我给你带句话,他说他正在攒假,争取加上年休能到铁堡来待一个月,跟你们叙叙旧。” 黑白涂装的前治安官暂时卸下战术家的冷酷,提起同乡的后辈时不由得放柔了语气。


“……呃,还真有他的风范。”大黄蜂不禁哑然,这点小事一个视频通讯就能解决,还要劳烦大名鼎鼎的警车亲自带话……他突然愣住了。曾几何时,内战摧毁了塞博坦的长途通讯,复活的信使职业穿行在连天战火中,将宝贵的消息传递到各地。而当初年少的他便是这行列的一员,也是这样才遇到了他追随百万年的那位领袖……


“我们所做的努力正是为了不用让你们思虑太多,忘记本来该有的热血和朝气。”他转回视线,看到了警车微小却温和的笑容。前副官伸手拍了拍前侦察兵的肩膀,“如果没有这件事,我是打算更早点告诉你的,你在地球上的战友都像你想念他们一样想念你。”


大黄蜂低下了头,感受着肩膀上的力度,光学镜久违地酸涩到几乎落下清洗液。“是的,我很想他……”


和平会洗涤伤痛,荣耀会沉淀史书,一切毁坏的事物都有可以弥补的期待,只有无法再见的思念无处安放。


“我也一样,大黄蜂。我也一样。”




9个塞星时以后,锰铁山脉某处。


大黄蜂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武器模块,跳下战机时望了一眼渐明的天光。对方提供的坐标就在前方,从外界看去山脉的外侧毫无任何加工过的迹象,但爵士已经带着相位仪先行潜入了,此时正在频道里汇报着对山腹中建筑内部结构的探测。内置战术图像上则显示着由感知器发来的狙击位视野,内战全球化后博派的首席科学家将自己改装成了神枪狙击手,如今为了那个唯一却给无数同胞带来无尽恐怖的敌人重拾爱枪。带领另外两小队的通天晓和铁皮紧握磁力拳套和尖峰装甲,和他背后的静滞器一同构成了头一道防线,后方的战术指挥是赫赫大名的博派头脑警车,率领医疗队的则是首席医官救护车。此次博派自内战中存留下来的精锐尽出,为对抗阴魂不散的黑暗之主不惜性命。


来吧,往昔阴影中走出的恶魔。大黄蜂下达了战术阵型的指令,抽出静滞器对准了前方。


毫无征兆地,山体外部的伪装脱落,数年未曾开启的大门缓缓向两侧开启,令所有人的神经为之缓缓绞紧,在塞星人中也是屈指可数的庞大机体缓步踏出阴影,走入塞博坦的晨曦。


“目标已进入狙击范围,请求狙击许……等等,有幼生体,目标携带幼生体!”通讯中感知器的语气第一次出现了动摇,而通过感知器精度极高的镜头同步在战术屏幕上的画面令在场所有队员全部陷入震惊。威震天手臂上坐着一个红蓝色的幼生体,和破坏大帝庞大的机身呈反差式的小巧,而前军阀那双巨掌可以轻松将幼生体的头雕一把捏成碎片。


“所有人收枪!”警车近乎咆哮的命令在陷入静默的通讯频道中震出了回音,训练有素的队员们反射性地收起蓄势待发的全部武器,而那个畏光一般用手臂挡住面甲的幼生体终于将真容暴露在了第一次见到的恒星光芒中。


“不……”身处后方的救护车失态地扑到了放到大屏幕上的图像前,死死盯着那初现人世的面容,那以往无论何时都能稳稳拿着手术刀的手如今却在微微颤抖。“我的火种源啊……”





这是奥利安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母星的阳光。


恒星在清晨的光辉虽然温柔,但对于奥利安而言还需适应,威震天叮嘱幼生体先遮挡住自己的光学镜,适应光线后再认真看看这个世界。当他放下手臂时,无比丰富的信息如同他上线那一刻时涌入他的接收器,却不再痛苦,而是纷繁。


清晨天空比他在数据板的影像中见过的显得更加辽阔高远,地平线明亮得难以直视,对比之下周遭高峻的奇峰也显得渺小,在他们脚下铁绒的草地和晶体的灌丛沾满闪光的露珠,在晨曦之中璀璨生辉。空气清凉而洁净,令奥利安不由得深深地置换着气体。不远处有许多陌生的tf站在那里,奥利安疑惑地扭头询问自己的监护机:“Mega,为什么外面有这么多人啊?”


“……没事,是我以前的一些熟人,”而威震天在看到这庞大的阵仗时暗地攒紧了手指,却以柔和的语气低声向奥利安解释。“他们有些事情要找我才来这里,到他们那里稍微待一会吧。”


他蹲下了身,将奥利安的双脚轻轻放到地面,同时留意着不远处博派成员的一举一动。如果他们中哪一个胆敢扣下扳机,他会立即敲晕奥利安并带走他——而他有这个信心全身而退。万幸的是,博派的指挥官相当机灵,恐怕也是不愿意伤害这个“似曾相识”的幼生体吧。


“Mega……Mega要和我分开了吗?”奥利安湛蓝的光学镜中褪去了欣喜,被疑惑和些许的畏惧取而代之。威震天暗自咋舌,小家伙太聪颖也不完全是好事。“没什么,就跟声波叔叔过来时一样的,一会儿而已……”他从子空间掏出一块数据板,递给了踌躇的幼生体,是奥利安最喜欢的那本《小王子》。


“抱歉,给你的故事暂时来不及写完,让小王子和涡轮狐狸陪你一会儿吧。”待到奥利安怯怯地点点头,他握住幼生体纤细的肩膀将他转向博派战士们的方向。“记得施米是怎么跟阿纳金说的*吗?向前走,不要回头。”来不及编造借口了,他得尽快将奥利安送到博派手上,这样才有让计划进入下一步的机会。


“……所以,真的要和Mega分开了吧。”奥利安抱着数据板背向着他,看不到幼嫩面甲上的表情,语气却像是一朝长大成人。


威震天笑了,他都不记得自己还能够这样笑出来。“这不是问题。记得故事的结局吗?安纳金和施米重逢了,是美满的结局。不论分开多远,我们的火种都会将我们连在一起。我们总会再见的。”他轻轻推了一下奥利安的后背,目送着小小的幼生体抱着数据板一步步走向“他”昔日的袍泽,和朝阳。


“毕竟,我是你的监护机啊。”这句话像是一片有机生物的羽毛般自威震天的芯头飘过。他站起身来,在奥利安看不到的地方——慢慢举高了双手。





大黄蜂是前线众人中最先反应过来的队员之一,毕竟在百万年内战中千锤百炼的思维电路不会轻易被任何意外撼动。在长官下令之前,他凭着在战火中磨炼的直觉扔掉了手中的静滞器和其他装备,只带着一个便携的扫描器,摊开双手慢慢走出了防守线。


“大黄蜂!为什么无令而行,回来!”“小蜂你干什么,为什么把装备都丢了!”“不,别打扰他!”频道中战友和长官焦急的询问被救护车熟悉的声音一力压制,而他已经没有余裕思考扳手大魔王的威势了。两个tf在绝对的寂静中走过短短百米的空地,一步一步都像敲在在场每个人的芯上。


他们的距离终于缩短到了咫尺。大黄蜂拿出扫描仪确认,幼生体机体上没有任何可检测到的炸弹和病毒。距离越近,那似曾相识的面容越让他惊芯,按捺住内芯的惊涛骇浪,他蹲下身,平视着幼生体稚嫩却紧张的面容。


“你好,我是大黄蜂,也是你的朋友。”


也是那个曾经愿为你付出生命,如今也依然愿意的人。




TBC

*威震天面对突击小队,让小奥利安前去博派一方时用的是星球大战前传的“不要回头”,但很明显威震天改写了这个故事,删掉了后面的剧情


重要人物bee本章上线(`・ω・´)作为另一个命运之人,他将会在结局担任重要任务


评论(5)
热度(46)

© 叶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