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翎

咸鱼一条
沉迷tf无法自拔,
日常贫穷,本子看封面就知道超棒但是买不起啊!QAQ…

头像来自@狂奔的鹌鹑

【MOP】Spark (三)

昨天写完的,和幸讨论了超久。在此超级感谢幸帮忙!是她让这篇文增色了不少啊!

【给幸 @幸雪 打call!】

前文链接:

-----------------------------------------------------------

 

养育一个幼生体比威震天想象的要麻烦。

 

“Mega?”

 

……订正,是比想象来得麻烦的多的多。

 

他原本以为,只需要给一个幼生体足够的能量块和充电的地方,顶多再加几个玩具,就能让一个幼生体平平安安的度过这一段弱小的时期——实际上,他这种想法如果让救护车听到,破坏大帝铁定要被大军阀的扳手追杀到天涯海角,而声波虽然不至于冒犯自己的上司,也八成要在屏幕脸上丢一张你怕不是个傻子吧.jpg——别说幼生体了,机械狗都不是这么养的好吗?!

 

当然,从某种角度来看这也没多大问题,如果那个幼生体的外表和名字不是“奥利安”的话。

 

“Mega……”

 

不过就眼下来看,他得先纠正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奥利安,你能不能完整的称呼我的名字?是Megatron,Me-ga-tron,不是你说的那个什么…Mega。”一想到这个称呼威震天就条件反射的想把自己的面甲捂上。原来那么霸气侧漏一个名字怎么就变得这样萌萌哒了!这个反差未免也太大了吧!

 

他拒绝思考自己手下听到这个软绵绵的称呼后会有什么反应。

 

“我知道了,Mege……Megatron,”奥利安低下了小小的头雕。“可是你的名字好难念啊…”声音委屈。

 

威震天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对于幼生体尚未发育完全的发声器而言,要准确的发出这串字正腔圆的音调未免有些为难。对那些自然产生的机体都是如此不易,更何况是奥利安呢?

 

凶名赫赫的破坏大帝,在一个幼生体软软的语调下,败阵。

 

“Mega……?”

 

“算了算了,随你吧……”

 

---------------------------------------

 

“幼生体对能量需求大,储能容量小,每日需分次进食质地松软容易吸收的特质能量块。为了保证能量摄入和促进颌面骨架发育,上午和下午餐间推荐进食能量糖(质地较硬,易于被口腔电解液融化,不易粘牙,能量纯净度更高),但摄入过多容易导致能量循环不畅,不注意口腔卫生也会腐蚀颌面装甲,监护机需多加注意……”

 

威·前·破坏大帝·震天翻着忠心耿耿的声波传过来的《幼生体养成手册》,瞥了一眼角落显示的剩余页数的数字——五位数!怎么还有这么多!

 

他简直想把手上的数据板给摔到不知道哪个角落里去,可他一抬头,看到的就是含着能量棒棒糖追着激光鸟跑来跑去的奥利安。

 

!!!

 

“奥利安!”进入奶爸模式的威震天被奥利安这么危险的举动吓得火种差点跳停一拍,“你先把你口里的糖拿出来!别跑!”幼生体含着棒棒糖跑动是很危险的事,一旦不小心摔倒,糖棒卡进喉咙,很可能硌坏幼嫩的发生器和能量管道阀,不仅修理起来麻烦还可能落下隐疾。奥利安停下了脚步,听话的拿出了嘴里的能量糖,一脸疑惑的扭过头雕。“……Mega?”

 

“……没事了,记得以后不要在嘴里含着能量糖的时候剧烈运动,那样很危险。”威震天捏了把冷凝液,拉开一把椅子示意他坐下。奥利安很乖的点点头,他在周围找了张数据板,在椅子上坐下来,重新安安静静的吃能量糖。

 

威震天轻轻的叹了口气。这段时间的相处平和的像梦一样,奥利安总是这样乖巧,哪怕吃不到糖、睡觉没有人陪也不会哭闹。偶尔威震天缺乏耐心而急躁的时候,还是奥利安反过来用软软的语调让他平静下来。他安静聪慧的简直不像一个幼生体,看到他平时的一举一动,几乎都不能把他与刚上线时那个因疼痛而缩成一团的小家伙联系在一起。

 

或许是因为他的一切都来自于一个被迫过早成熟又早早离去的tf吧。

 

红蓝机体的身形再度浮现于威震天的记忆扇区,但又很快被他抹去。他朝着不会被奥利安注意到的方向嘲讽又苦涩地一笑,重新埋首于那份数据板里。

 

而威震天没有注意到的是,奥利安其实看到了他那一瞬间的表情,而后陷入了不自觉的某种恍惚,蓝色的光学镜若有所思地微微收紧。那稚嫩的面容此时看起来前所未有地似曾相识。

 

---------------------------------------

 

“幼生体在机体清洁后都要做关节润滑。幼生体的自我保护机制还并不健全,关节润滑油分泌量过少——尤其是在清洁后。如果此时润滑工作不到位,很可能给幼生体的轴承造成永久性损伤。”——《幼生体养成手册》

 

威震天整理着准备要用的东西,分神听着清洗间里的动静。个性独立的奥利安在第一个星期过后便不要他再帮自己清洗机体,但他还是得留神关注清洗间里的幼生体会不会失足滑倒,万幸的是奥利安一直把自己照顾的很好。

 

身后传来清洗间门滑开的声音,奥利安披着擦拭溶剂的织物哒哒地跑了过来,散发着清洗剂的香味。“Mega,帮我弄肩膀后面的轮子!”奥利安的情绪难得的高,虽然一直都是威震天照顾他,但这样亲密的时间还是很难得。

 

“坐到你的充电床上去,我来给你做保养。”威震天拿起装好了保养工具和幼生体用润滑油的盒子,宽大而尖锐的手指拿起工具像是绣花一样,在奥利安肩后的关节和轮胎轴承上细细地滴上润滑油,再用织物沿着间隙轻轻涂匀,动作几乎没有可见的颤抖。他看着奥利安转动着肩关节和轮胎试验灵活性,思绪不由得飘了很远。

 

是啊,自己上一次这么主动的帮另一个TF做保养都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

 

那还是战前的赛博坦,那时的威震天还不是有着赫赫凶名的破坏大帝,那时的擎天柱还只是一个小小的数据管理员。

 

他俩在网上相识,透过重重加密的通讯链交谈,并且认识到彼此的不凡之处。威震天便提出了见面的建议——当然是要奥利安到卡隆来。这是个对小管理员的测试,它筛掉了诸多仅限于搬弄口舌的家伙,留下的基本都是可用之才——或是孤注一掷的无路之徒。无论哪种都合适成为他未来大业的支持力量。

 

“我的朋友,你可千万不要弄得太过奢华,我只需要有一个普通的下榻之所就好。”对此奥利安是这么回应的。彼时威震天并没太把这段话当回事,直到对方拖着行李找到了自己面前。尴尬于忘了替对方找过夜的地方,他只好带着对方到了卡隆为数不多的正经酒店,办了个正儿八经的商务两人充电房。

 

——普神在上,他以往带另一个TF开房都是为了拆卸啊!

 

他听着自己的好友落落大方的和前台的工作人员办着手续问话,芯思多多少少开始跑偏,更何况他的同伴那一身蓝白红的机体实在是好看的紧!不同于新闻和报刊里那些涂装花哨,装饰繁冗的高阶层tf,他友人的机体外装甲造型简洁而合宜,纯正的红蓝配色涂装端正大方,银白的双腿虽不粗笨却也绝非细弱,头雕小巧又精致,音频接收器两侧短短的天线添加了几分可爱,虽然由于长时间的赶路而显得有些风尘仆仆,但这只让他显得更加……等等这个不是重点,自己带他过来不是为了来场酣畅淋漓的拆卸的!威震天暗自斥责对接冲动上脑的自己,帮忙把奥利安的行李搬进了房间。

 

但他听见酒店清洗间传来的油浴声时,芯情复杂的发现自己的输出管开始有了充能的迹象……

 

不行,他得找点什么东西转移一下注意力,不然今天这话就没法聊了。他四处环视一圈,在对方的充电床上找到了对方放下的之前带过来的数据板。他随手拿起一本(内容他已经忘得差不多了),试图通过这种方式让他不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

 

——好在书的内容还是比较有趣的。

 

等奥利安从清洗间出来,窸窸窣窣的从自己的行李里找出保养工具准备润滑轴承时,他才从书中惊醒。两tf独处一室,这气氛着实有些暧昧了,为了拉住自己又开始歪掉的芯思,他略带调侃意味地打趣自己的同伴:“你们铁堡tf都这么娇贵的吗?”

 

“并不是,我为了避开一些风险……你明白的,就纯凭载具形态跑过来了。如果今天再不做一些润滑保养的话,我的轴承寿命可能会缩短不少。”他的同伴回答得一脸平静,仿佛他们讨论的不过是今晚的能量餐。

 

“哦,就这……等等你说什么?!”当威震天听清奥利安说了什么时着实吃了一惊。卡隆和铁堡,一个在赛博坦的南极,一个在北极。哪怕是以高速飞行载具为傲的青丘seeker都不敢担保自己能只靠载具形态就跨越这么远的距离,何况奥利安只是一个民品,一辆卡车而已。

 

“卡隆及周边地区的边界虽然被设了很多管制,但无奈人员流动性太大,鱼龙混杂,议会势力即使想看严每一寸地皮也鞭长莫及,一旦跨过边界,行动起来就很容易。反而是铁堡那边……为了掩饰自己的无能就加倍管制眼皮底下的民众,失去民心是迟早的事。”谈到正事,奥利安放下了手里的工具,正襟危坐。“想要离开铁堡需要通过层层审批,要光明正大地过来基本是办不到了,像我这样在铁堡有工作的坏处就在这里。还有我的监护人……是个很容易操心过度的长辈。”或许是想起了他那位监护人,奥利安轻轻的微笑起来。“要瞒着他乘坐跨行省交通是不可能的。我折中了一下,干脆就纯凭载具开过来了。”

 

威震天肃然。他很清楚卡隆及其周边有多不太平,议会对铁堡的管控有多严他也有所耳闻。对方能仅靠自己的力量到达这里,这让他不由得对自己的这位朋友一改前观。当他在网络中收到这个小管理员发来的信息时,他原本对方只以为不过是凭权限和一时意气而跟他搭话,但在对方的这一番叙述后,他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这位朋友并没有他所想的那样简单。对面奥利安的身影在房间灯光下显得更加娇小了,但那平静怡然的神情下,潜藏着足以与数次改组机型的他相衡的坚定和自信。

 

奥利安是认真的,他想。这个tf既可以毫发无损地摸进卡隆这个无法之地,也能泰然自若地和角斗士之王的自己共处一室——这样的胆识,能力和见地,而自己刚刚居然一直分心到风月之事……

 

他不禁有些惭愧,却又不知道如何表示歉意。当看到对方不太方便对位处自己肩后的轮胎进行保养时,他主动地请求帮助对方。

 

他不太记得自己当初说了什么,但他记得对方在听到他的话后明显流露出些许诧异的神色,不过很快转化为释然和欣喜,并把手上的工具交给了他。

 

后来呢?后来发生了什么呢?他也不太记得了。那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那时候还没有破坏大帝和领袖,而百万年战火如弹指一挥间。

 

All are gone.

 

威震天坐在奥利安的充电床边,听着幼生体的引擎转速降下来进入深度充电,悄悄离开了房间。

 

他从来都不是缩头藏尾的tf,却由衷地希望这样的时光能更久一点。

 

---------------------------------------

 

“奥利安,你喜欢那些故事吗?”威震天问捧着数据板读的津津有味的奥利安。幼生体用力点了点小巧的头雕。“喜欢啊!”

 

Excellent!Soundwave!威震天默默的在芯里给自家情报官点了赞。蓝星这个泥巴星球还是有那么些可取之处的,起码它的童话故事是所有幼生阶段的生命体喜欢的……稍微替换点名词就很适合奥利安读了。

 

“不过Mega,”奥利安扬起了头雕,一双湛蓝的光学镜镜内透露着一丝渴望,“我听说《小王子》这本书就是一位父亲给他的后代写的一个故事。我也想有一个属于我的童话故事,你能为我写一个吗?”今天是他上线一个月整的日子,向自己的监护机要一样礼物应该没问题吧!他这样想。

 

“……你怎么知道这个的?”威震天快速回忆了一下数据板的内容,确定不包含这样的背景介绍。

 

“局域网啊。”奥利安理所当然地回答。

 

“奥利安!”渣的,这小子什么时候骇进去的?!真是气死他了,他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把网络管的够严实了,结果眼前这个小家伙还是……他是不是该说对方的模板不愧是数据管理员?“不是跟你说了不经我同意不能偷看局域网的吗!”

 

“呜,下次我不会了……”奥利安在威震天的责备下缩起了头雕,随即又带着那种闪闪发光的期待眼神小芯地看向他。“所以Mega,可以为我写一篇故事吗?”

 

面对着那双如此熟悉的光学镜,威震天头疼地按住了自己的桶。他是写过演讲,写过回忆录,早年还试着写过诗(黑历史),但要一个杀伐了几百万年的军品写童话……也太为难tf了吧!

 

“那个,故事是需要时间来构思和写作的,所以多给我两天时间……”该死的,他可从来都不知道自己还有写故事的天赋!但他鬼使神差地就这么回答了,绝望地看到奥利安的蓝色光学镜中扬起明亮的喜悦,向他露出一个前所未有的灿烂笑容。

 

……值了。

 

---------------------------------------

 

【威震天大人,博派已经确定了您现在住所的大致方位,预计将在五个塞星日内对此地发起拉网式行动。】

 

变故突至。在威震天头疼要如何创作奥利安那份“礼物”的时候,声波发来了不详的消息。意料之中,那群轮子如果连这点能耐都没有,终极之锁一战他威震天就白栽在他们手里了。

 

“……声波,停止伪装和扰乱行动吧,已经不需要了。”自己的语调平静得和火种背道而驰。

 

“其他的,等我指示。”

 

他走进房间,将手中的《幼生体养成手册》放到了桌上——虽然只剩下了个位数的页数还没有读完,但想来他已经用不到它了。轻轻将朦胧的奥利安抱去了别的房间充电,他开始收拾奥利安房间的东西。

 

真快啊,无论是这一个赛星月,还是那几百万年的征伐。置身于这个承载了许多回忆的房间,他竟然不敢轻言它们哪个更长,哪个又更短。唯一能明白的事实只有……它们都是独一无二的。

 

自欺欺人也该有个限度。他低低地笑了,无尽苦涩。奥利安不会是擎天柱……更不会是他记忆里的管理员。要想真正找回那些个人,除非他能复制时间。即使是火种不灭生命不息的塞博坦人,时间对他们也是一样的公平,逝去的,就不会再回来。

 

该向这个虚假的世外桃源告别了。

 

“soundwave?”收拾完房间里的一切,威震天慢慢走在走廊里,接通了内线通讯,忠心耿耿的情报官依然在另一边等候。

 

【谨遵指示。】

 

“把坐标发给我们的客人,我们可要‘好好招待’一下他们。”抚养奥利安的监护机消失了,窗户的玻璃上映出了破坏大帝那令每个博派不寒而栗的恶劣笑容。“我现在可是相当期待他们看到奥利安时候的表情——那一定有趣极了。”

 

【收到。】

 

这一夜剩余的时间,他没有去充电,而是守着充电中的奥利安在数据板上奋笔疾书。无论这一夜能不能写完这个故事,他大概都来不及交给他了。但愿轮子们能留给他们的幼生体领袖足够的充电时间,不要惊扰他的一夜好眠。

 

-----------------------------

 

事实上,博派们比威震天预料的动作要来得慢——或许也跟他们太注重计划有关。当声波在内线中向威震天报告博派已经抵达他们的住所时,奥利安已经和威震天一起补充完了早上的能量。远方沉闷的响动隐隐约约地传来,奥利安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一样有些不安。“Mega……”他有些害怕地偎着监护机卸掉了融合炮的手臂,试图汲取更多的安全感。威震天搂着他纤细的肩膀安抚他,俯下身,让自己的视线与对方处于同一水平线上。语气认真而严肃。

 

“奥利安。”门外大型载具变形的声音十分耳熟,十有八九是和擎天柱同型号的通天晓在带队吧?

 

“要不要去见识一下不那么美好的这个世界…”有警笛鸣叫的音调,轮子怕是把那个条子也搬出来坐阵了…他还没疯啊?

 

“…和不那么美好的我?”细微的能量运作声和轻盈如蓝星猫科动物的脚步声响起,他似乎不止一次在那个东西身上吃过亏呢…

 

而奥利安歪了歪头雕,似乎在思考对方这句话里的涵义。但他很快就微笑起来,用自己小小的双手抱住了威震天的头雕,光学镜一如既往地满盛柔和笑意。“Mega,你知道为什么昨天我想要你给我写故事吗?”

 

“啊,为什么呢。”博派频道的交谈声通过潜藏在门外的激光鸟转播到威震天的个人频道,全是领袖卫队的老熟人,志在必得。但这一切,都盖不过奥利安落到他音频接收器里那句他一生难忘的话语。

 

“因为小王子的故事是作者写给家人的,所以我想要Mega也写一个这样的故事给我。”

 

“我们是家人,家人就要一起面对风雨,如果你有不那么美好的一面,那也是为了我吧。”

 

“就像你一直陪着我那样,我会陪着你的,只要你需要。”

 

『我相信你啊。』


 他铁石芯肠,无血无泪,是以征服和毁灭为己任的破坏大帝。不被他人信赖,也从不付信于他人。他这样活着的日子太久太久,以至于他自己也认为只能这样活着,活下去。

 

“……谢谢你,奥利安。”那一天的话语回响在威震天的记忆里,那时他见到刚刚下线的奥利安,如今他们已是家人。破坏大帝差一点没有按捺住光学镜中的清洗液。他让小巧的幼生体坐在自己臂弯里,让奥利安抓住自己的肩甲,然后起身走了出去,大门应他的脚步而敞开。

 

“走吧,我们去这个世界上看看。”

 

TBC

评论(17)
热度(75)

© 叶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