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翎

咸鱼一条
沉迷tf无法自拔,
日常贫穷,本子看封面就知道超棒但是买不起啊!QAQ…

头像来自@狂奔的鹌鹑

【MOP】Spark(二)

一周才吭哧完【捂脸】
我大概得写好久啊…
-------------------------------------

“威震天大人,奥利安已上线。首次激活时间比预计提前了十个赛星日,可能是由于火种并非自然产生而导致。”

“火种情况如何?”

“活跃度下降了百分之十,处于预估范围内。下降幅度逐渐减少并趋于平稳,预估最终活跃度约为正常状态火种活跃度的百分之八十。可存活。”

【但不可进行剧烈运动。】

“他不需要。”

【建议,前往实验室与奥利安接触,培养熟悉度。】

“我知道,声波,你不用提醒我,我已经在去实验室的路上了。”

【明白。】

“消息封锁的如何?”

【汽车人大概在一个赛星月后到达。所有有关制造奥利安火种的资料均已转移,主实验室内全部实验记录均已删除。】

“Excellent!Soundwave.”

【:)】

“威震天大人,请您加快速度。奥利安主程序已启动,即将拔除供给管道。”

“我已经到了,震荡波,开门。”

-------------------------------------------

奥利安在一片虚空中上线。

第一个被确认的事实是,他的名字是奥利安。他并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知道自己的名字——尤其是在存储器几乎一片空白的时候,仅有的这个名字显得尤其突兀。没有过去,也看不到未来,只能用陆续上线的各项系统认知当下。

他也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虚空不过是机体悬浮于粘稠培养液中而生的错觉,他感到无数管线连接在机体各处,被外部接入的感觉绝对算不上舒适,音频接受器甫一开始工作便被各类仪器运转的滴答声充斥,而胸腔中的跳动声简直震耳欲聋。知觉被新鲜而汹涌的信息洪流冲刷着,他难以忍耐地想要抬手捂住音频接收器,却无法移动肢体——哪怕只是一根手指。

他无法移动。宛若被镣铐固定在悬崖边缘的普罗米修斯一般,四肢被那些环绕在机体周围的管线缠绕,它们如同一张细密的网,将他紧紧固定在培养液中。

“主程序开始启动。”

“启动百分之一、百分之二…主程序已完全启动。”

他意识到“自己”正从胸口处缓缓扩张,所经之处传感器逐次激活,单独运作的程序相互协作链接,渐渐完整起来的感知充盈这副机体。光学镜的控制姗姗来迟,终于将周遭环境的图像映入电子脑中。

透过摇晃的液体和透明的舱壁,他看到高大的机体背手站立在舱前,沉默不语。

模糊的系统报告音惊醒了奥利安尚处混沌的感知,原本充满舱内的培养液被无情的从下方抽吸而去,从失重陡然转变为坠落的体验让他害怕地挥动起从未使用过的手臂,还不能使上力气的手指徒然的试图钩挂住管线,却只是无力的滑落。脚底迅速触及了坚实的底部,缠绕于四肢的管线也提供了一部分拉力。微冷的空气取代了原本温暖的培养液涌入周身,刺激到尚未排空液体的机体通风系统。奥利安控制不住的咳嗽起来,好在仍链接在机体上的管线加速了他适应的过程。他无力的往前倒去,头雕磕在了舱室表面,留下一道轻微的划痕。

管道前的针头开始在机体内旋转,搅动着传感器的电信号。电子流窜在内部的每一寸线路。奥利安无力的弓起身,他弱小的机体仿佛被疼痛撕扯成一个又一个细小的碎屑。

他在无声的尖叫。

可他却无力改变这一现状。

舱门打开,细密的疼痛感仍流窜于机体的各个角落。他无力的往前跌去,却落入了一个有些僵硬的怀抱中——僵硬,却温暖。

他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仿若他曾在过去的几百万年间听到过无数次。

“会过去的,都会过去的…”

------------------------------------------

威震天也不知道自己在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瑟瑟发抖时芯里想了些什么。

他从未在另一个相似的身影上看到过这样脆弱而又无助的表情。领袖总是带着一副坚不可摧面具,无论他处于怎样糟糕的境地都没有摘下来过。

他总是那样。

在他的CPU下达下一个指令之前,他的机体已经有些僵硬的环住了眼前的幼生体。

我在做什么?他想。眼前的这个TF不是他,我知道的。他早在五十七年前就已经回归火种源了。

“威震天大人,请加快进度。”

“我知道,震荡波。但现在给我些私人空间,一会我再联系你。”

“明白。”

通讯中断。

“威…威震天?”

他听到自己怀中的幼生体低低的问道,带着一丝不确定的意味。

“是我。奥利安。”

------------------------------------------

奥利安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当他被接住时,他下意识的说出了记忆扇区浮现的另一个名字——我大概是认识他的,他想。

他无力的靠在眼前银灰色TF的火种舱前,透过彼此的那一丝微妙的火种印记,他感受到了对方的火种——它的搏动是那样的强壮有力。他甚至触及到了眼前TF的灵魂,冰冷,却又能从那平静无波的表面下找到其内里深藏着的一丝疯狂。

——还有,一缕飘忽不定的温柔。

那又是为谁而存在的呢?

奥利安没有再深究。

银白的君王轻轻的把他放在了地上,俯下身,猩红的光学镜内倒映着眼前小小的蓝白机体。

“奥利安,你愿意,相信我吗?”

再一次,他默默的在芯补上了一句。

他想起了几百年前,当那个小数据管理员第一次见到他时,他也是这样问他的。

“奥利安,你愿意相信我吗?”

他还记得对方的那双宝蓝色光学镜先是有些惊讶的睁大,但随后又松弛下来,笑着,微眯。

“我愿意。我相信你。”

可我们最后还是分道扬镳了啊。

——所以,信任,又有什么用呢?

“我愿意。”

掌心传来一阵轻柔的触感。

“我相信你。”

他抬头。

——这一切都仿若历史重现。

威震天想起了自己原先制定的计划。他犹豫了片刻,却又很快做了决断,随即起身。

他顺势抱起了奥利安。

“震荡波,开门。进入原计划第二阶段。”

“是,我的君王。”

TBC

评论(6)
热度(65)

© 叶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