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翎

咸鱼一条
沉迷tf无法自拔,
日常贫穷,本子看封面就知道超棒但是买不起啊!QAQ…

头像来自@狂奔的鹌鹑

【MOP】遇见另一个他 尾声

前文指路:三 


--------------------------------------

尾声

 

 

能量液纷飞,哀嚎遍野,四周散落着型号不同的装甲残骸——种种这些都与记忆里的场景那么相似,仿若昨日重现…好在,已经过去了。

 

但现在困扰奥利安的不是前段时间的战争,而是自己机体。实际上在卫镇天恢复之后,他就有想着把领导模块交还给他的打算,可震荡波却告诉他他现在还不能与领导模块分离。

 

“奥利安,你现在正在被这个位面所排斥,我想一部分原因是由于你本身并不属于我们世界,而更有可能的原因是由于你和领导模块的结合让这个世界的本源意识到你的存在,导致了它主动排斥你,但又由于某种不知名力量压制住了它,导致了它选择从机体能量来逐步遏制住你的活动——还有可能有其他的方面,但我目前的研究只能探测到这一点…”

 

“如果分离的话,奥利安还能维持在上线状态多久?”

 

“一个循环,最多…”

 

“所以奥利安现在要依靠着领导模块…保命?”

 

科学家点头。

 

但奥利安没告诉大家的是,哪怕是在和领导模块链接的情况下他依旧能感受到自己机体的各项数值,稳定的,一格一格的往下掉。

 

那感觉,仿若他被困于厚厚的冰层之下,无力逃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逐步被拉扯,离下线的那个时间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直到沉没入那纯粹的黑暗之中。

 

——算了,大家现在要操心的已经够多了。奥利安自嘲的想,最差不过是再一次见普神了而已。

 

他有些无聊的到处晃荡。自从被震荡波判定为“命不久矣”后卫镇天就强制要求他多出去走走,让他“不要把最后的时间浪费在数据板上”(这项建议得到了大多数机的一致赞同)——可他并不知道自己可以去哪,这里并不是他的世界,他的家,他最多只能算作是一个旅行者。

 

这个世界不坏,他甚至很喜欢这个世界。在这里他见到了他所没见过,甚至都没想过的“霸天虎”们,他在这里能够和另一个“威震天”愉快的交流彼此对“破坏大帝”的想法,能和震荡波一起做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研究…等等等等,他和他们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但他终究是要回去的。

 

他不得不承认,他有些想念他的世界,想念自己的汽车人伙伴,想念自己为之奋斗的赛博坦,想念…和自己争斗了那么多年,最终却放弃了的老对头,威震天——他们现在都怎么样了?这种想法是那么的热烈与急迫,以至于他几乎都能感受到自己的余烬变得滚烫,如当初的处于同一位置的火种一般。

 

——不,这不是幻觉,他的余烬仓的温度正在急剧上升,或者更准确的说,是领导模块正在升温,他几乎觉得他要被点着了!

 

“…奥…滋滋滋…奥利安?你听得见吗?”

 

他的音频接收器最开始收到一组杂音,但后来的声音逐渐清晰。普神在上!他记得这个声音!

 

“钛师傅!”

 

“哦,感谢普神!十三,我终于联系上你了…希望还不算太晚。”

 

“钛师傅…这是怎么回事?”

 

“你看到那段影像了吧,就是那么回事。普神本打算给你放个假的,他最开始选择的是对其他宇宙个体排斥性最小的超变体宇宙,可正好碰上了镜像宇宙的Omega Terminus——他觉得镜像宇宙也是不错的选择,正好那里的战争刚刚结束,你过去也没有什么太多的危险。Omega Terminus答应帮忙抑制住世界对你的排斥,但我们其他几个天元用中央电脑模拟了一下,发现你还是很有可能会受影响…你现在怎么样?”

 

“…不太好,我的基本数值在不停地往下掉。”

 

钛师傅似乎沉默了一会,但最终还是说了下去。“那就…没办法了,十三,我的预言之笔刚做出预言,赛博坦将要面临危险,我们需要你回来以最佳状态来应对这场不知从何而来的灾难…我很抱歉,但十三,你的假期结束了。”

 

“危险…和我现在所处的镜像世界里的那个破坏大帝有关系吗?”

 

“他…?”对方似乎想到了什么,语调有些奇异,“放心吧,没有关系。”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让你先回家,其他的事情可以等你回来慢慢说。我们还有时间。”

 

回家…是了,回家,回到自己的世界去。钛师傅说的对,自己的假期是到了该结束的时候了。

 

想到这,他的脚步逐渐变得轻快起来,到了最后甚至加快成小跑。

 

他要去告诉把天护们这个消息。

 

-------------------------------------------------------

 

倾天柱觉得自己一定是哪根电线没接好,亦或者是接的好过头了,才会跟着这个长得和自己世界差不多的把天护领袖走了——真是奇怪,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放弃那些看起来很明显更可以信赖的“下属们”,这才是最符合他利益的选择,不是吗?可他偏偏没有这么做。

 

他本来都快忘记这件事了,但当旁边这个家伙带着他折腾了半天后就是为了到这个碳基星球上看日落的时候,当他看着那和百万年前、在另一个世界里,自己和另一个TF看到的景色相近的景象时,他再一次的想起了这个问题——他炉渣的到底是怎么回事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的?

 

光线被流连于空气中的水滴折射,久久的缠绕在天际,固执的守着它最后的阵地.

 

他想,很明显不是因为这个选择更刺激。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下,当自己仍处于弱势时,他对于招惹一个和他过去一样危险的家伙没有任何兴趣。

 

那是为什么?

 

黑暗逐渐覆盖了天幕,被日光掩盖住的群星欣喜的放出自己的些许微光,远处的车道上逐渐连汽车奔驰的轰鸣都变的稀少,城市的灯光更是在几公里之外。

 

这里只有他,还有威震天。没有别人了。

 

他不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做点什么比较好,实际上,他觉得做什么都不好。失去了较大的钢铁之躯而转变为渺小的碳基生物,没有武器,没有防护。现在这种情况让他在面对着广袤无际的宇宙星图时感受到一丝微妙的无助,相比之下,他太小、太脆弱了——而这种感觉真是太糟糕了!他让他想起来当初的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自己…

 

…停,别想了。

 

回归刚才那个问题,他到底是为什么要跟着这个看起来就不是个好选择的炉渣走了?

 

“我记得,”旁边的中年人突然开口,声音还带着些许沙哑——不过很快就消失了,“奥利安和我还在卡隆的时候,他说过,他最喜欢看的就是这些星星,近乎痴迷的喜欢。然后我告诉他,我会带他到那些星星上面,亲自领会到它们的美——没想到后来还真的实现了。”

 

“可我一点也不喜欢。”倾天柱听到自己低声回答,“一点也不,这感觉简直糟糕极了。”

 

哦渣的,自己怎么说出来了!

 

他几乎可以确定旁边的另一个破坏大帝在笑!你看看,他对自己恶狠狠的说,你看看你都说了些什么鬼东西。

 

或许让他不那么难堪的是对方很快就停了下来。

 

“哦,这很正常,真的,我当初第一次陪奥利安看也觉得不是很适应。眼前的宇宙是如此之大,而我们却是那么的渺小,几乎不能对这个宇宙造成任何影响…不过,你知道为什么你会不喜欢它吗?”

 

“…为什么?”

 

“因为你在害怕。”

 

“哈,别开玩笑了。”他嗤之以鼻。他害怕?这真是天下最大的笑话。

 

“难道不是吗?害怕命运的不可控,于是我们选择去掌控命运之河的流向;害怕自己的地位低下,再一次沦落到先前的境地,于是我们选择去莅临所有生命体之上;害怕他人的背叛,所以我们选择让自己成为最强的…如此种种,你难道不是?”

 

“当然!”

 

“那么,你怎么解释那个世界的卫镇天还活着呢?——因为害怕对方的死亡,更害怕自己的失败,于是只能和对方僵持不下,不是吗?”

 

“……炉渣闭嘴,安静的看你的天空吧。”

 

对方无声的比了一个没问题的手势,安静了下来。

 

倾天柱芯情更糟了。当对方不再继续说话时,那片无边无际的天空再度压了下来,密不透风,让他几乎感到无法呼吸。更糟糕的是,他现在脑子还很清醒,而先前的那个问题还在那待着:我为什么要跟着他?

 

为什么?

 

或许是因为…用旁边那个家伙的话来说,害怕孤独。说起来简直可笑,我居然认同了“害怕”这个词是可以放在我身上的。

 

在我的世界里,跟随我的欺扯人们:怖天士、救护车、金飞虫…等等等等这些,他们或是为了寻求所谓刺激,或是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说起来,又有多少是真的明白我这么做的目的呢?要深究起来,恐怕也只有把天护的那个家伙了…

 

别人都说我是个疯子,时间长了,连我都信了。可只有他还觉得我有希望——我都不知道那个家伙哪里来的信念。

 

可我们终究是敌人啊,理解又能如何呢?我依旧孤独。

 

至于这个宇宙,或许能理解我的也只有威震天了。同样的身份,相似的经历——再好不过的同类。

 

我想我大概知道了我选择的缘由。

 

----------------------------------------------------

 

“…我记得你好像说过,一个世界会本能的排斥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生命?”

 

察觉到奥迫安点头(似乎还差点磕着地),威震天想了想,继续说了下去。

 

“而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也就是说,你也会被排斥。”

 

“发现了?看来还算不是太愚蠢。”

 

…我不和病机计较,不和幼生体计较,冷静、冷静、冷静,深呼吸…

 

“…你还能活多久?”

 

好吧,他冷静不下来,这已经是他现在能想到的最温和的一种问法了。但尽管如此,语气中还是带着点枪火味。

 

“不知道,现在没有足够的设备让我去演算。”

 

还想再说些什么,一扭头…已经阖上眼了。

 

…算了不管了,好芯没好报。

 

【等威震天第二个太阳日醒来后,却发现身旁的机已经不见了——只有钛师傅给他发了一条留言。】

 

【钛师傅:奥迫安我送走了。ps:奥利安回来了也不会放出来给你的】

 

…都不说声再见吗?!还有那个以前在数据馆的老头子果然是一如既往的讨厌!我就知道他不安好芯!

 

----------------------------------------------

奥利安坐在通道的一端,无聊的看着自己再次恢复成幼生体形态的机体,等待着自己世界的“自己”出现。

 

终于,他来了。

 

奥利安看着倾天柱从通道的另一端走来,他迎了上去。

 

两人不约而同的在中间停了下来,距离近到红色的光学镜内映着浅浅的蓝色。

 

“他和我讲了很多关于你的事情。”

 

“是吗?他也是。”

 

“…要不是世界排斥的原因,我还想多待一会。”

 

奥利安笑了,“你不好奇你的世界现在怎么样了吗?”

 

“所以我回来了。你不也是?”

 

默认。

 

倾天柱看了看不远处的光影,他知道自己的世界就在那道光之后。

 

“那么…就此别过?”

 

蓝色与紫色相握。

 

两人对视,微笑。似乎在那短短的一瞬交流了只有两人才知晓的信息。

 

随后,相错而过。

 

 

END


评论(7)
热度(68)

© 叶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