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翎

咸鱼一条
沉迷tf无法自拔,
日常贫穷,本子看封面就知道超棒但是买不起啊!QAQ…

头像来自@狂奔的鹌鹑

【MOP】遇见另一个他(五)

这一章有着非常正常的擎帝

郑重声明,擎帝的所有理念和想法都是我瞎编的。

前文指路:

------------------------------

 

在第三百七十二次尝试聊天失败后,威震天终于失去了聊天的耐心。

 

炉渣的,那个一身基佬紫的机就不能老老实实的聊个天吗?为什么无论什么话题最后都无一例外的演变成了那些很糟糕的东西?哦,他堂堂威震天当然不是那些刚下流水线不久的纯情小机器,但是他实在是受不了一个看起来没多大的幼生体动不动就撩他!他又没有什么奇怪的(类似恋童癖之类的)爱好!

 

他决定试最后一次,大不了他就不聊了。他堂堂破坏大帝什么时候这么窝囊过,要不是看在他俩现在坐着的这架飞船是他买的份上,他早就跟这个家伙打一架然后把对方扔到某个角落里去了。

 

“你为什么要挑起战争?”

 

“你问朕?”倾天柱歪了歪头,“当然是‘为了能掌控更多,为了一己私利,为了追求个人的那点乐趣’咯,你随便翻本历史书,看看那些所谓‘博学’的历史学家们对史上的反派的评价,然后挑出来其中最不堪入目、最奇葩的那些理由,然后套在朕身上…”

 

“哦看在普神的份上,”威震天终于忍无可忍的打断了对方毫无意义的自黑,“看在我们都是破坏大帝的份上,你就不能坦诚的说一回吗?”他轻哼一声,“好歹是同行。你那套说辞糊弄你那个世界的蠢货还可以,糊弄我?” 

 

“那个蠢货也没骗到。”低声腹诽,随后抬高了些声音,懒洋洋的问道,“那你为什么不说说你的原因?”

 

“我已经自问自答了三百七十二次了!这次,”银白军品抬起了手上的融合炮,“要么你老老实实的回答,我保证你回答完了我会说我的,要么,你继续耍你的小聪明,被我的融合炮炸到这个宇宙的不知道哪个角落待着!”

 

“啧,脾气果然差不少。”

 

“你说什么?”

 

“什么也没有。”

 

紫色的破坏大帝换了个姿势,依旧闲适的仿佛他正处于自己的宫殿——而不是在一个正微微散发着光芒的炮口下。“哦,我估计要说一段时间,放下吧,你也不嫌麻烦。”

 

----------------------------------------------

 

“和我说说倾天柱吧,”蓝色的小机体正抱着一个能量块一点一点的吸食着,他并不饿,只是想做点什么。此时他和把天护的领袖正坐在余烬源之井旁边,晃荡着腿。远方的亮光正一点点消逝,但还有着些许余晖留存,“史书上只写着他是一个恶人,打破了和平的生活,带给赛博坦以无尽的纷乱与战争。”

 

“可我觉得他们说的有失公允,”奥利安微微仰头,眯起光学镜,注视着那即将消逝的光芒,“不可能存在着绝对的邪恶,像是我的世界那边的威震天,他起义最初的目的也是为了大众的福祉,力图摆脱压迫,人人平等——只可惜…”

 

卫镇天叹口气。他带着奥利安转了这么半天,听对方讲了不少另一个世界的事情。他了解了另一个“卫镇天”的思想,“和平经由暴政”——出发点也是好的,只不过道不同不相为谋,他终究还是和奥利安分道扬镳,最终演变成了那场毁了赛博坦的战争。

 

——他本想避开这个问题,因为…他不确定他说的对不对。

 

“好吧,”犹豫片刻,他还是选择了继续说下去,“我只是猜测,或许不全对,但我想离真相亦不远矣…”

 

--------------------------------------------

 

“威震天,”红色的光学镜终于直视了旁边的军品,“你有没有见过真正的光明?”

 

“我见过——或许这么说不太合适,但当我还是图书管理员时,我在古代的典籍资料中,见到过赛博坦真正的黄金时代。”

 

“人人平等,歌舞升平,没有人需要为自己的下一餐忧虑,每个TF都在为这个星球能得以更好的发展而贡献出自己的绵薄之力——那是一个完美到只可以在梦中见到的赛博坦,威震天,而它真实存在过。”

 

“而在知晓这一切后,当我再度回首,我看到了我所生活着的赛博坦。”

 

“你能理解吗?我有时候真的很后悔,为什么我要去看那些典籍。或许如果我从未见过光明,我还能继续忍受黑暗,对周遭的一切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我看到黄金时代的和平安逸让大部分人们都失去了奋斗的目标,从而堕落到只享受而不再在乎真实世界的情况;我看到当权者肆无忌惮的掠夺那些不属于他们的财富——当他们所管辖的羊群已经沉溺于千篇一律的游戏、低劣粗糙的药物、黑幕重重的角斗时,已经没有人再去给这些吸血鬼们设置障碍来阻止他们的步伐,保卫自己的权利;我看到赛博坦星球上的文明正在从内部开始腐化,而它迟早会将这华丽的黄金时代外衣也给吞噬殆尽。”

 

“这个世界需要改变,有人要做些什么。”

 

威震天看着身旁的小小的幼生体,第一次感觉到了对方与自己相似的地方。

 

“我向人们宣传我所看到的,但他们回报的只是嘲笑与不解。有一些跟随者,是的,我有一些。但他们认为我疯了——”光镜内浮现出一抹嘲弄的神色,“哈哈哈,有时回想起来这件事我还真的觉得我疯了。”

 

“后来,议会的那些家伙找了上来。他们对外宣布是我在扩散有害的思想,试图操纵民众。然后革了我的职位,让我滚回家。”

 

“我到现在还记得那个宣布这件事的警官是怎么对我说的:‘你太天真,也太鲁莽。你不过就是一个民品而已’。”

 

“而我被宣判的时候,那些我曾呼吁过、跟随过我的人们——他们只是看着,好像在看一个供人取乐小丑一般。”

 

“到了那个时候,我明白了。这些人完全不在乎我说了什么,他们只是觉得这是件可乐的、刺激的事情,是他们的一个可以用来吹嘘的谈资,他们只不过是想沉溺于自己的娱乐世界而已。”

 

“那么,既然这些人想要刺激,那么我就让现实世界比游戏中的刺激千倍、万倍。这一次,他们将压上自己的余烬作为这场游戏的入场券,没有人可以拒绝。”

 

 

 

TBC


评论(6)
热度(56)

© 叶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