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翎

咸鱼一条
沉迷tf无法自拔,
日常贫穷,本子看封面就知道超棒但是买不起啊!QAQ…

【MOP】遇见另一个他(三)


今天送别一位朋友出远门,更新晚了。

前文指路:

--------------------------

“聊聊呗,”紫色机体放松的往座位的后方仰去,“反正现在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做。”

 

威震天神情复杂的看了看仰卧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奥迫安。对方泰然自若的样子仿佛刚才那个承认自己也是破坏大帝的TF是另一个家伙一样——亦或者,他不过只是开了个无伤大雅的玩笑而已(很明显,不是)。

 

…他就不担心自己这么说之后自己会一炮把他打下船?要知道他这么说相当于间接承认了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Optimus,明显不是他所期待捡到的小数据库管理员。

 

“哦,拜托。不要那样看着朕,朕不过是告诉了你实情而已。反正你迟早会知道,朕直接点开对谁都没有坏处。”

 

在法庭上听到那个“救护车”狂拍扳手,称呼自己身边这个“卫镇天”为“破坏大帝”并努力得到自己的监护权时,倾天柱差不多就明白自己估计已经换了个宇宙呆着了,自家的医疗官可从没这么维护自己(除非自己是他的下一个实验材料)。而且说卫镇天是“破坏大帝”?那个老好人的支持者们估计可以举出一大摞数据板的例子来反驳你:什么爱护民众啊,相信欺扯人中仍旧存在着良芯未泯的机啊——他甚至相信他,倾天柱,能在某一天“改邪归正”(多天真幼稚的想法)等等诸如此类。

 

——再想想当初那个“死而复生”后性情大变的飞过山其实是来自另一个平行宇宙的事实,不难推断出他现在遭遇了和当初那个飞过山一样的情况。

 

嗯…所以,自己世界里的那个老好人成了破坏大帝。

 

倾天柱用手托着头雕下方,他倒是觉得眼前这台机看起来比自己世界的那台顺眼了不少。

 

“…你想聊点什么?”威震天总算决定别纠结眼前机体脑回路的想法了,同为破坏大帝,对方的思路估计也不比自己正常到哪去。

 

“不知道。”

 

“……”

 

威震天觉得对方真的在耍他,但看对方直视自己的表情又不像,于是只好安慰自己说:他只是个幼生体,幼生体,自己应该迁就他一些,欺负幼机是不对的,是不符合TF道德守则规范的…

 

…去你个U球流水线的TF道德守则规范!眼前这个机一口一个“朕”真是看得他万分不爽,他现在只想把这个家伙扔了然后换自己可爱的奥利安回来!

 

“要不,来点朕感兴趣的。”紫色机体忽视了眼前银色军品内心的剧烈波动,突然精神起来,光学镜明亮的闪烁。

 

威震天芯里有了种不妙的预感,他可以肯定他一定不会喜欢下面的话题。

 

果然——

 

“你还是处机吗?”

 

…他炉渣的就不该让眼前这台机掌握话语权。

 

-----------------------------------------------------------

 

奥利安好奇的在教授的带领下参观把天护的整个活动区域——尤其是数据库。当走到了这一块的时候,卫镇天发誓他看到了眼前小小的蓝白机体目镜亮度上调了百分之二十。尽管奥利安仍旧努力保持他一贯的平静表情,但在要离开数据馆到下一个地点去的时候,他仍旧忍不住抬起头对高大的白色军品说:“我以后可以经常来这里吗?”

 

“当然,”教授温柔的笑着说,“你想什么时候来都可以。”

 

然后,奥利安回赠给了把天护领袖一个温暖的微笑。

 

【我们伟大的教授表示这个微笑让他觉得芯都要暖化了】

 

 

TBC


评论(9)
热度(54)

© 叶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