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翎

咸鱼一条
沉迷tf无法自拔,
日常贫穷,本子看封面就知道超棒但是买不起啊!QAQ…

头像来自@狂奔的鹌鹑

【MOP】遇见另一个他(一)

 

我觉得你们可以猜一猜白雪威那边是什么样的景象了

前文:

---------------------


 

倾天柱觉得自己估计是坏事做的太多,真的不受Omega Terminus待见了。

 

他刚跳下去没多久就又醒了过来,却不是在那个冷冰冰的余烬源之井的井底,而是一个温暖的、仿佛母体般的存在。

 

他感觉自己缩成一团,就像那些刚下流水线的幼生体一般——

 

——不,炉渣的他现在就是一个幼生体。

 

破坏大帝上线了他的目镜,面无表情的盯着他那缩水版的机体,芯里更确定了自己不着Omega Terminus待见的事实。不仅不让他好好地休息会,附赠了一台缩水版幼生体体型的机体,还把他扔在这深深的井底。

 

倾天柱按捺下了想把那个老家伙扔到他的熔炼炉里的想法(一他现在扔不了,二,他现在找不找得着对方还是个问题),认命的开始往头顶的出口爬出去。

 

不幸中之万幸是这口井抓手还是不少的。

 

--------------------------------------------

 

十个塞星年——或者更多?威震天不知道,他已经在这空荡荡的宇宙里飘了太久。宇宙大帝给他做的升级让他感觉不到疲惫,只有偶尔的会有红色的警示框提示他要休憩片刻以避免机体过度磨损。

 

——所以,他到底是处于什么样的想法才会选择重新回到塞伯坦,那个他曾生活过、与擎天柱争夺过的母星?这里不需要他,哪怕是一个杂兵的作用都比他大。

 

威震天没再往下想,细究原因不是他的风格。

 

不过一两个循环他就抵达了他的目的地。与他离去前的荒芜景象不同,眼前的赛博坦欣欣向荣,到处都是来回奔跑的机体,他们或是帮忙建造,或是站在下面指导着其余TF的举动。战争带来的痕迹正在一点点的被覆盖,最终只剩下留在其余人口中的只言片语。

 

他也看到了小的幼生体——那是擎天柱跳下火种源之井之后的产物,他毫不怀疑。

 

威震天就这样随意的走着。没有哪个TF对他的到来表示疑虑,星球的恢复刚开始不久,像他这样回归母星的人不少,何况在宇宙中长时间的漂泊让他看起来就像一个流浪许久的TF,没有什么能让其他人把他跟那个有着赫赫凶名的威震天联系在一起。

 

他走到了火种源之井旁边——那里还伫立着一座由那群汽车人(还能有谁,霸天虎吗?)给擎天柱本人立的雕像,下面还写着:致我们的最后一位领袖——擎天柱。

 

他略带嘲讽的笑了笑,不知道领袖本人会对这个雕像怎么看。

 

他走过雕像,望向那深不见底的火种源之井。

 

——就是这,吞噬了他吗?

 

哦,不要想得太多了,他威震天还不想去井底看普神,反正也见不着——他只是好奇,那个碳基生物的词怎么说来着——芯血来潮。

 

——然后,他发现有个小小的幼生体在艰难的往上爬。不是那些在路上随处可见的幼生体,是一个有着有些细长的音频天线的幼生体——他让他想起了他的小奥利安,除了外装甲是紫色的这一点外。

 

此时,对方抬起了头雕。

 

两双红色目镜就这样不期然的撞在了一起。

 

-------------------------------------------------

 

倾天柱第一万零一次确定自己不着Omega Terminus待见。

 

为什么他好不容易快爬上来了却发现自己的老对头正在井边上愣愣的看着他?!

 

好吧,他的老对头这些年不知道都搞了些什么鬼——头顶多了几根刺,炮上缠了根荧光海带,身上有的地方显得破破烂烂,目镜都变成了红色(可能是哭多了,倾天柱恶劣的想)——但那个肯定还是他的老对头,他非常肯定。

 

…他老对头为什么要守在井旁边?为了一炮把他轰下去?倾天柱非常确定他这一身脆弱的幼生体金属板完全撑不住对方哪怕是一次的攻击。

 

怎么办?

 

…好吧,不劳他决定了,也许是由于过于震惊的缘故,我们的破坏大帝,难得的,手滑了一下。

 

然后他就又掉了下去了。

 

这样也不错,倾天柱想。总比被对方一炮轰下去强。

 

TBC


评论(11)
热度(74)

© 叶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