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翎

咸鱼一条
沉迷tf无法自拔,
日常贫穷,本子看封面就知道超棒但是买不起啊!QAQ…

头像来自@狂奔的鹌鹑

【MOP】遇见另一个他

你们看到题目就应该知道这次我准备搞事情了

 

----------------------------------------------

 

卫镇天望见自己的老对头静静的站在余烬源之井旁边,背对着他,看不清表情,他此时很怀疑对方是不是脑模块烧坏了。

此时正是战事吃紧的时候,甚至欺扯人还略微占优。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倾天柱用内线给他发送了一个邀请——一个议和的见面邀请。

卫镇天刚看到的时候还以为对方被病毒入侵了。谁说要议和他都不觉得奇怪,唯独这个人除外。那可是倾天柱!这场战争的直接发起者!

相较之下对方怎么拿到自己的内线这件事他都下意识的忽视了。

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卫镇天按照邀请上写的到达了地点:余烬源之井。

这地方有什么特别的吗?

 “倾天柱,”卫镇天清除了那些无聊的思绪,面对破坏大帝,他不敢放松一丝一毫。“应你所邀,我来了。”

眼前的紫色机体转过头。熟悉的面容,红色光镜显不出喜怒,他没戴面罩,嘴角甚至还有些上扬。

…他很开心?开心什么?

“你来了啊。”有些慵懒的语调,“我还以为你不敢来了呢。”

卫镇天想驳斥几句,可对方自顾自的说了下去,“来了也好,朕走之前有老对头陪着,也不错。”

走?“不是说议和吗?”

“是议和啊,”倾天柱整个机体转过来,正对着卫镇天,“这个游戏,朕不想玩下去了。”

卫镇天简直要被对方谜语一样的话给搞晕了,“…所以?”

“朕不是给你发了消息吗?”

“…”卫镇天明白了,“你觉得现在这情况你压得住你手下的那群疯子?”

“那就不是朕的事了。”

卫镇天觉得对方在耍他,他决定问点别的。

“为什么要选择余烬源之井见?”

 “哦这个啊,这里朕走的比较方便。”

…他就不该指望对方说的是他听得懂的TF话。

“走?你要去哪?”

“去见Omega Terminus啊,你不是早就想送朕去见他吗?”

紫色机体转而面向余烬源之井,忽然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你们都想送朕去见Omega Terminus,朕偏不去!如今你们都以为朕会继续打下去直至胜利,朕偏不这样做!这场游戏是由朕开始的,也只有朕可以终结它!哈哈哈哈哈…”

 

“倾天柱,你…”


紫色机体这次却没有再回头,淡淡的扔了一句话过来,“没了朕的撕扯人,你对付起来应该就没那么难了,对吧,教授?”

 

话音刚落,卫镇天就看到眼前的破坏大帝往前一跃,消失在了目镜中。

 

白色机体在那愣愣的看了半晌,他知道自己拦不住对方,更何况他现在还不想去见Omega Terminus。倾天柱一走了之可以,反正他也不在乎,他不行,他还得接着收拾这个烂摊子。

 

终于,教授反应了过来,难得的爆了句粗口。

 

“…容易你个流水线的!”

 

---------------------------

 

威震天其实并没有飞多远,他只是换了一个山头站着,看和自己打了那么久的老对头要发表什么获胜感言,或者发点什么鼓舞士气的心灵鸡汤什么的——

 

——唯独没想到他刚站稳没过两三个赛星秒对方就一跃而起跳井了。

 

……

 

不对啊,剧本不应该这样啊?

 

破坏大帝难得的愣了那么几秒,错过了把对方捞上来的最后时机,等他反应过来井里已经喷出来一大堆五颜六色的火种了。

 

威震天静静地盯着那个七彩的“喷泉”,不知想了些什么。终究头也不回的跃起,变形,离开赛博坦。

 

…没有了领袖的赛博坦,也没有什么理由让他再留下来了。


评论(11)
热度(69)

© 叶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