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翎

咸鱼一条
沉迷tf无法自拔,
日常贫穷,本子看封面就知道超棒但是买不起啊!QAQ…

【APH/耀龙】梦

 

耀龙亲情向

 

私设:龙名为王瑛(wangying),来源于龙的本体:应龙【蛟千年化为龙,龙五百年为角龙、千年为应龙。】

---------------

 

我的名字对你有什么意义?

它会死去

象大海拍击海堤,发出的忧郁的汩汩涛声

象密林中幽幽的夜声

它会在纪念册的黄页上留下暗淡的印痕

就像用无人能懂的语言在墓碑上刻下的花纹

 

它有什么意义?

它早已被忘记在新的激烈的风浪里

它不会给你的心灵带来纯洁、温柔的回忆

 

但是在你孤独、悲伤的日子

请你悄悄地念一念我的名字

并且说:有人在思念我,

在世间我活在一个人的心里。

——普希金

 

 

 

“耀…你不用再想办法了,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的…”

 

床上躺着黑发少年双眼无神,气若游丝,声音缥缈,细不可闻。

 

“你不要说了,你知道我是不会放弃的…我听说阿尔家最近有了新的研究出来了,也许…”

 

“…没用的…你也知道的,不是吗?”青年闭上了眼睛,“也许那玩意对普通的人类还是会有些用的,但对我们这种纯粹的意识体来说,除非是重新产生了一股新的信仰,不然我是…”

 

“不要说!”

 

黑发青年轻轻的叹了口气,不说了。

 

一阵沉默。

 

“耀…”

 

“我其实不害怕消失…在活了这么多年后,我反而欢迎死亡的到来…”

 

“…我怕的是,你会忘记我。”

 

“…仿佛…我从未存在过…”

 

“只要你不忘记我…我就会一直活在你的心里…永远…”

 

“瑛!”

 

青年仿佛已经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合上了双眼。

 

他的身体从指尖开始消失,化作金色的粉尘。

 

他喃喃道。

 

“不要忘记我…”

 

一阵清风拂过,什么都没有留下。

 

“瑛——!”

 

床前的青年泪流满面,却毫无办法。

 

 

 

 

“请…节哀。”绿眸的绅士用不太熟练的汉语表达了他的关心。

 

王耀浅浅的鞠了一躬,面色平静,但那双金色眸子依旧死气沉沉,仿佛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

 

亚瑟·柯克兰暗暗叹了口气,从台前退了下来。他能够明白他的这种哀莫大于心死的感受。

棺中只有一套王瑛生前的衣物,和一块王耀拿出来的青色玉配——那是王瑛在很久很久以前送给他的。

 

一切都按部就班的进行着。

 

王耀默默的站在棺边,眼神空洞着望着未知的方向。

 

“先生,先生?”

 

王耀回过神来,“濠镜,怎么了吗?”

 

王濠镜扶了扶他的金丝边眼镜,“其他人都走了,我们…回去吧。”

 

“…好。”

 

出了了房间,天上却开始飘起了濛濛细雨。身边的人赶忙递过来一把伞,但却被王耀抬手阻止了。

 

“不差这么几步路,没事的。”

 

他漫步于雾般的雨中,身影若隐若现,仿佛随时都要消失在天地之中…

 

-------------------------

 

“大哥,您休息一会吧。这几份文件不差这么一会功夫,明天再看也是可以的。”

 

“京,没事的,反正也没剩下多少了,”王耀抬起头,微笑,“你不用管我,去歇息吧,我不会有事的。”

 

王京张了张嘴,想要再劝几句,但看出对方并不愿意再说些什么,只好应了一声,合上门,离开了。

 

“怎么样?”

 

王京默默的摇了摇头。

 

“大哥已经这样工作四天了,就算是国家意识体…也会撑不住的!”

 

“总得想想办法…”

 

“可是,没人能拦得住大哥啊…”

 

一阵沉默,大家都知道为什么王耀现在这么拼命,只不过都没有说出来而已。

 

“我们…”王京刚想说些什么,就听到房门后传来了一声重物撞击的声响。

 

“这声音…是从大哥房间传来的?”

 

王京也顾不得继续说话了,赶忙转身开门。

 

“大哥你…哦天啊…谁叫一下医生!快点!大哥他昏倒了!”

 

 

 

 

病床旁的仪器稳定的发出“滴——滴——”的响声,床上的青年阖着眼,仿佛他不过在做一个美梦,随时会在下一秒醒过来。

 

——但实际上,他已经保持这样的状况三天了。

 

“医生,我大哥他怎么样了?”

 

王晓梅尽力保持着冷静。她没想到平日里那个是家中顶梁柱的大哥会这么措不及防的倒下,没想到自己平时的任性会让自己永远的失去了可能与大哥在一起的美好回忆,会让自己…永远的错过了他…

 

不不不,王晓梅你想什么呢,大哥会重新站起来的,他可是中/国啊!没有什么是他过不去的!永远失去什么的,不会发生的!

 

王晓梅努力打压着心中对未来的悲观想法,但最近王瑛的死亡让她的自我说服变得那么苍白无力,她现在只能希望医生的判决能给她带来一丝希望。

 

但,医生凝重的面色让她的心往下猛地一沉。

 

“病人的情况…不是很好…我们尽力了,但他在四十八小时内都没有醒来,很可能是他本身就不想醒,所以…”

 

不…不会的…大哥不会抛下我们的!

 

大哥…醒醒啊…我保证我不耍小性子了…你醒过来好不好…

 

------------------------

 

事情的转变发生在四天后。

 

本来大家都对王耀的醒来不抱什么希望了,王耀的身体也在一天后出现了轻微溃散的现象——但第二天王晓梅却发现溃散现象不仅止住了,还恢复了不少,这让大家又重新抱有了希望。没准…大哥就只是多睡了一会呢?

 

抱有着这一点微末的希望,大家轮流守在王耀的床边,期待着他的醒来。

 

这一天是王嘉龙值班,当天他正坐在王耀的床边批示着当天的公务。

 

机器刺耳的尖叫并没有让他慌了阵脚,他迅速的把手上的工作收拾妥当,同时按下了床头的护士台呼叫按钮——他的手有着些许颤抖,但又很快冷静了下来,拿出手机。

 

 

 

“大佬有反应了。”

 

沉默。

 

“我马上过来。”

 

“都带过来吧,大佬很可能要醒了。”

 

“好。”

 

王嘉龙挂断了电话,看着医生和护士们冲进房间,将病床推向距离不远的手术室。

 

门关,红灯亮。

 

------------------------

 

“病人已经恢复意识了,但这么长时间的昏迷可能会让他有部分记忆缺失。平时你们跟他多聊聊天,看看能不能恢复——不管怎么说,能醒就是好事。”

 

“是是是,谢谢大夫。”

 

大家鱼贯进入房间,医生体贴的关上了房门。

 

床上的青年虽身着蓝白色条纹的病号服,却依旧给人感觉他容光焕发。一双黑眸如琉璃般透亮,在透过窗帘缝隙的阳光照耀下闪烁出的点点金光使其更具魅力。

 

他静静的坐在那,微笑着看着他们走进他身边。

 

“大哥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头痛不痛?”

 

“大哥你还记得我们吗?”

 

“大佬…”

 

“…”

 

王京没有急着去问,他看着眼前大哥那双墨色双眸,心中的不安一点点扩大。

 

直到所有人都差不多冷静下来之后,床上的青年才做出了回应。

 

“你们好,”床上的’王耀’微笑着说,“初次见面,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王瑛,是你们口中的大哥王耀产生的第二人格。”

 

从大喜到大悲,这巨大的落差让大家都有些神色恍惚。

 

“大哥…你是在开玩笑…对吧?”王晓梅艰难的扯了扯嘴角。

 

但‘王耀’坚定的摇头否认了她的想法。

 

“怎么会这样…”王京一屁股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心中的猜测变成了事实,这不由得让他更受打击——最近接连发生的事情已经让他有些不堪重负,而他如今能做的事情却寥寥无几…

 

“本来我存在的意义只是缓解王耀对王瑛的怀念,说白了,我只是替代品。但王耀他现在沉迷于自己的梦境无法自拔,我如果不出来替他掌管这个身体的话,估计这具躯壳会在天地规则的作用下灰飞烟灭,到时候哪怕王耀醒过来,没有了身体,他也只不过是一个灵魂体而已——我想,谁都不愿意这样的事情发生。”

 

一片寂静。

 

“那么你有办法唤醒王耀吗?唤醒他后,你又该怎么办?”王京抬起头,尽可能冷静的问道。

这是个问题。其他的意识体脑内都闪过这么一句话。主人格醒来,原本活跃着的次人格必定会陷入沉睡状态,甚至有可能消失——谁都没办法保证眼前这个‘王瑛’愿意做出这么大的牺牲。

 

“你们除了相信我之外,别无选择,”‘王耀’转头看向王京,微笑道,“不是么?”

 

王京默然。熟悉的微笑再加上眼前这个人短短几句一针见血的话让他仿佛重新见到了大哥——眼前这个自称为王瑛的人说的没错,他们除了相信他别无他法。

 

王京重新站了起来,抖擞了一下精神,走到了王瑛面前,“既然如此,就麻烦你暂时代替一下大哥的职务,我们会尽力帮你掩饰一二的。”

 

“好”

 

握手,协议达成。

 

 

 

 

 

王耀从噩梦中惊醒,坐起身来。

 

窗外正下着暴雨,电闪雷鸣。

 

这个梦太可怕了,居然梦到王瑛死了,这也太不吉利了。

 

“耀…”本来盘在手边的龙被他剧烈的动作所惊醒,睡眼惺忪的看了一眼背后布满冷汗的人,“怎么?做噩梦了?”

 

“可能是外面雨下的太大了,间接影响了梦吧。”

 

没错,这才是现实,自己只不过是做了一个噩梦而已。

 

王耀又躺了下去,静静的听着手边的龙平和的呼吸声。

 

...刚才的梦太可怕了。

 

不过,好在只是梦而已。

 

在王耀快要再度睡过去的时候,他隐约感觉自己好像忘记了些什么。

 

…是什么呢?算了,只要瑛还在就行。

 

 

 

 

“大…王瑛,这是联合国的开会邀请,按照常理,您应该去。”

 

“好。王京,你跟我一起去吗?”

 

“不了,我还要留在国内处理其他的事情。”王京笑了笑,“您只需要坐在那就可以了,大家都知道您心情不好,您不说话反而合乎情理。”

 

王瑛点头。他当然明白王耀心情不好的原因是什么。

 

------------------------

 

会场依旧如以往一般,近期的重要事项有条不紊的一项项处理。不了解内情的国/家们一边为着本国的利益与他人唇枪舌剑,另一边也偷偷留了一丝关注给自从来了之后就一直沉默不语的王耀——身为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中/国今天的态度着实有些反常过头了。

 

“动议:休会半小时”

 

“动议通过”

 

意识体们一瞬间都放松了下来,离开了座位,三三两两的聚合在了一起,但讨论的中心无外乎两个:刚才的议题和中/国今天的反常。

 

“王耀他今天好像很消极的样子啊,阿尔都那么挑衅了他依旧没怎么回应…”

 

“是啊是啊,前几次我还私下跟他说过了让他支持一下我的议案。可看他现在这样…”

 

“行了行了,你俩别在这瞎猜了,刚才心底想的那些可别随便乱说。王耀他家里人出事了。”

 

“这我们知道啊?”异口同声,又同时悄悄地捂住了嘴,怕自己刚才的喧哗引起他人的注意。

 

“唉…你俩知道个鬼啊,王瑛和王耀认识好几千年了,王耀本人就算是块石头这么长时间也该暖化了。何况王耀本人重情,如今对方离去,他伤心是正常的——说实话,如果他今天与往常一般才不正常呢…”

 

王瑛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饶有趣味的听着其他意识体们的八卦,时不时的会收到从某些地方投过来几道同情的目光,心里平静无波,甚至有点想笑:他的主人格现在的确伤心的很,但他又不是情圣,对龙的感情也只是亲情,怎么在这些人口里传着传着就成了‘因爱人逝去而悲痛欲绝’呢?

 

暗自摇了摇头,这些意识体们八卦起来简直不比那些大妈们差多少,就连信息的准确度也和她们差不多。

 

转身离开,拿出房卡准备去睡一个午觉。剩下的部分也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了。至于酒店的午饭——啧,不吃也罢。如果不是因为柯克兰那个家伙一直在开会腾不出手的话,他还真的挺怀疑这饭是他做的。

 

亚瑟·柯克兰猛的打了喷嚏。肯定有人在背后说他坏话了。

 

他揉了揉鼻子,有些犹豫的看了一眼王耀的座位,果不其然发现座位上空无一人——也是了,剩下的内容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他心情不好,偷溜也正常。

 

随意的应付了身边的同僚几句,找了一个借口偷偷的溜到了会场的拐角处,找了个清静位置坐着,安静的等待着小精灵的到来。

 

“你其实应该去找中/国聊聊的。”甜美的女声在他的身后响起。

 

“怎么,你认为他需要我的安慰?没用的,我在葬礼上已经试过了。”

 

“不,不是,你误会了。”小人有些用力的摆了摆纤细的手臂,“我的意思是,中/国看起来不太对劲——我觉得你有必要去了解一下情况。”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他有些失笑,“他的老友去世了,如今伤心,多正常啊?”

 

“你看不到我们看到的东西,你…”她犹豫了片刻,但仍旧坚持着把话说完,“听我的,有空的话去看看中/国吧,他也许现在不需要安慰,但现在的他需要你的帮助。”

 

“好吧,如果你坚持的话。”

 

她带着心满意足的微笑着消失了。

 

会议重新开始的铃声响起,那些和英/国熟识的国/家中有的眼尖瞄到了坐在角落里的他,冲他招了招手。柯克兰笑着点了点头,站起身,重新走回那个摆着他国/家铭牌的座位。

 

也许她疯了,他想,也许是我疯了。

 

主席台上的人清了清嗓子,他重新把自己的注意力拽回到这场会议上来,脑子里所剩下的最后一件事就是午饭后去找王耀那个家伙聊一聊,而关于之前的那场对话早就抛飞到了不知名的地方。

 

 

 

 

“找我什么事,英/国?”

 

“怎么,没事就不能找?”

 

亚瑟看着眼前的人一脸要送客出门的表情,无奈的发觉自己要是不说出实情今天估计就要白跑一趟了。

 

“是我家小精灵让我过来的,她说你估计需要我的帮助。”

 

看着眼前的人脸色有所转变,他知道自己做对了。

 

“随便坐吧,”王瑛转身坐到了身后不远的沙发椅上,等着西装革履的金发男子小心翼翼的坐下后,又递过去一杯刚泡好的红茶——当然不是英式的泡法,然后才慢慢的说道,“你家小精灵说的没错,我的确需要你的帮助。哦,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王瑛,是你熟悉的那个王耀的次人格。”

 

“噗———”

 

柯克兰发誓他绝对不是故意要弄脏这块漂亮地毯的。其实这也不怪他,换谁在在听到自己熟悉多年的人突然换了个灵魂也会觉得不可思议的——尤其考虑到这个灵魂的原来载体刚在前不久下葬了来着。

 

王瑛体贴的递上了旁边的纸巾。等回头再去看地毯上的污渍时却发现它已经消失了。

 

扭头看正擦着嘴有些尴尬的英/国,对方主动解释着这是他家的小精灵出手帮忙清理干净了。王瑛不觉有些好笑,这是自家主人没做好主动出来帮忙收拾烂摊子吗?

 

“我家小精灵,额…有点特殊,你得要先相信她的存在才能看到她…(美/国那个混蛋就是一直不肯相信才看不到我送他的那只那么可爱的独角兽的…)”

 

王瑛有些无语,相信之后才能看到?那我怎么知道对方不是我自己内心幻想出来的映象啊?

 

又是一番折腾,王瑛最后总算是能看到这在半空中拍动着薄如蝉翼般透明翅膀的小人了。

 

“你好,王瑛。”小精灵说,“废话不多说,我有办法唤醒你体内王耀的人格,当然,我需要我家亚瑟的帮助。”

 

“我需要做什么?”

 

“什么都不用做,安安静静的躺床上睡觉就行了。我会进入到你的意识深处,然后再找到王耀进入他的梦境,最后再尝试唤醒他。”

 

“不错的计划,”王瑛笑着拍了拍手,“但你为什么要帮我?”

 

亚瑟也抬头看向了自家的小精灵,这个问题他早就想问了。

 

“因为你叫王瑛,”精灵平静的说,“那个家伙也叫王瑛。我们俩以前是很好的朋友,王耀和柯克兰去开会的时候我们会一块去玩,当然,还有别的国/家家里的其他神灵。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和现代化的到来,像我们这样的神灵已经越来越少了…难得能帮上忙,能帮上一点是一点吧,算是为了这么多年的情分。”

 

“现在,”精灵扑闪着翅膀飞到了床边,“躺着吧,就跟平时你睡觉一样就行。亚瑟你过来一下,我教你一句咒语…”

 

王瑛和亚瑟互相对视了一眼,乖乖的听从了小人的指令。没办法,在这种类似于玄幻的世界里,对方才是大佬,亚瑟顶多算一个学艺不精的学徒——这一点从对方老是出错的魔法就可以看出来了。

 

 

 

 

“王耀?王耀?你过来一下。”

 

王耀抬头,环视了一周,什么都没有看到。

 

“这边这边,你往左边看。”

 

王耀定睛一看,终于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看到了一个五官具有异域风情的女子。

 

 

他用手戳了戳身边懒洋洋趴着的龙,问他有没有在那个角落看到什么。

 

“没有,”王瑛睁开了一只眼,“说真的,耀,像这样好的天气,就应该安安静静的待在伞盖下面,吹着小风睡上一觉,而不是到处乱瞄,搞得好像你要侦查什么案件一样。”

 

 王耀没理会对方的那一串看似建议、实则抱怨的话,王瑛也识趣的闭上了眼,继续睡他的觉去了。

 

王耀轻轻的起了身,没有吵醒重新睡着的王瑛,走向了女子所在的方向——他没什么可怕的,这是他的世界,他的国。

 

“王耀,我是亚瑟家的精灵。受你的第二人格王瑛所托,前来唤醒你,让你回到真实世界。”

 

女子没有给王耀说些什么的机会,径直说了下去,“王耀,这个世界是你的梦境。真实世界中王瑛已经死了,你是中/国,你应该负起你身为国家意识体的责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沉溺于梦境,一味的放纵自己的软弱…”

 

王耀回头看了一眼趴在榻上的王瑛,他仍睡的正香,胸膛随着呼吸一起一伏,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洒在他身上,让他染上了一层薄薄的金色。岁月静好,正如王耀心中所希望的那样。

 

“你在说什么呢,”王耀没有回头,嘴角微扬,“王瑛怎么会死呢?他和我一样,都是国家意识体呀,我是政治的代表,他是信仰的代表。这么多年了,我们之间从未分离,他又怎么会消失呢?”

 

女子还想说些什么,反被王耀拦住了,“不要再对我说教了,活了这么久,我最不需要的,就是说教。你能进入我的世界,说明我的身体还没消失,进而说明有人代替了我的灵魂占据了我的身体——所以,他是谁?”

 

“王瑛。”他说他叫王瑛。

 

王耀释然的笑笑,“这不挺好,我们都能活着,我的家也不会出什么大问题…一体双魂,要想都存在的话,一定有一个陷入沉睡。既然上天要我睡着了,你又何苦要我现在醒来,抢走他好不容易重新拥有的活下来的权利…”

 

他转身,“就这样吧,”在女子看不见的地方,眼神温柔,“我的梦中,我和他一起活着,过着我梦想我们能拥有的生活;现实中,他活在我的身体里,我们一起面对这个世界…多好啊…”

 

“…你走吧,不要再来了。”

 

王耀挥挥手,女子虽然还想再说些什么,却最终也没有说出口,深深的望了一眼王耀,消失了。

 

王耀又轻轻的走回到王瑛身旁,王瑛模模糊糊的问了一句角落里是不是有什么不太对的东西。

 

“没有,”王耀弯了弯嘴角,“什么都没有。”

 

 

 

 

“怎么样?”

 

王瑛揉了揉有点发胀的太阳穴,眯着墨色双眸,看向窝在沙发椅上的亚瑟,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自己还能再醒来,只能说明精灵的劝说失败了——可这是为什么?王瑛不明白。

 

“王耀他不想醒。”

 

“这我知道,”王瑛又躺了下去,双眼放空,“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过来掌管这个身体啊?”

 

“王耀他不希望你消失,王瑛,”亚瑟神色复杂的看着躺在床上的黑发青年——大概是一种类似羡慕、悲哀和同情等情感混合而形成的表情,“你'死'的那天,王耀整个人都快垮了…他这一生中,无数或熟悉或陌生的人都一个个在他的面前死去。古/罗/马、古/印/度、古/埃/及…国内的珍奇异兽们…那些熟悉或不熟悉的神灵们…他们都走了,只留下他一个孤零零的活着,见证着时间流逝,见证着文化兴衰…他'眼看它起高楼,眼看它宴宾客,眼看它楼塌了'…作为活着的那一个,他承受了太多太多…”

 

“我想,如果可以的话,他早就想离开了。活着,对他来说已经是一个必须完成的任务,一个沉重不堪的枷锁,一个他渴望摆脱的命运。这种事情我们其他国/家也有,但由于我们年纪尚轻,感受还没有王耀那般深刻…我们失去最多的是我们的民众,他们的生命短暂,我们只需要远远避开就可以不受这种情感的困扰——尤其在如今,国家灭亡变得几乎不可能,像王耀那样与几百年甚至几千年的好友生离死别的事情我们几乎都不会感受到…这或许是我们年轻的好处之一吧…”

 

“如今,”他调整了一下坐姿,继续说下去,“你的这种‘死而复生’不仅让王耀能保留下他的一个挚友,更能让他暂时的脱离这个他已经背负千年的枷锁,这样…”

 

“可是,我不是王耀所想的那个王瑛啊?我只是他所幻想出的一个第二人格而已。”

 

“哦?真的吗?”亚瑟懒洋洋的反问道,“就算是真的吧,但在王耀看来,你就是王瑛。说真的,有着王瑛和王耀的记忆,你又名为王瑛——你和那所谓真正的王瑛又有什么差别呢?”

 

王瑛不语。他不知道说点什么比较好。

 

“我先走了,”亚瑟站起身,抻了个懒腰,“你要是还有什么这方面的事情的话可以再去我家找我。我和我家小精灵都很愿意能帮上忙的。”

 

“谢谢。慢走,不送。”

 

柯克兰摆了摆手,离开了房间。

 

床上的黑发青年静静的坐在床上,双眼望着房间的角落,想着什么。

 

许久,他拿起了床边的手机,打给了王京。

 

“刚才英/国找我了,他和他家里的小精灵尝试了一次唤醒王耀的灵魂,有了一些发现。你们过来吧。”

 

“好,您稍等。”

 

----------------------

 

在听完王瑛的转述,众人沉默了。

 

率先打破沉默的是王京,“王瑛,你怎么看?”

 

“我没有意见,”王瑛平静的说,仿佛这场事件与他无关一般,“我能醒,本来就是我欠了王耀的。更何况这件事和我密切相关,我很难提出不有失偏颇的意见…听你们的吧。”

 

“那么,如果我请求你继承大哥的工作,代替他成为中/国,你能做到吗?”

 

“什么!”

 

“不行!我不同意!”

 

王晓梅愤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王京!你凭什么选择放弃大哥!凭什么?”

 

王京扶了扶他的眼镜,不为所动,“晓梅,我明白你舍不得大哥,我们也舍不得,但是如今的状况已经不是我们舍不舍得的事情了。大哥他不愿意醒,活着对他来说是束缚,是折磨!你不能因为你自己的那点私心就要求大哥改变他现在所拥有的平静生活,这太自私了。”

 

“我自私?”王晓梅怒气冲冲的盯着王京,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是,我是自私,我不能自私吗?这么多年了,我没回家,没跟大哥一起住,窝在我的小地方,一遍又一遍的想着大哥是怎么对不起我,一遍一遍的说服自己不要去见大哥——这所有的所有,其实只是我在害怕,害怕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大哥,我怕,我怕我见到他后哭出来,我怕他对我这么长时间没回家感到伤心,但在见到我之后又笑着抱着我说'欢迎回家'。我每次在收拾好行李准备回来的时候,我臆想中的场景总会如梦魇般跳到我面前,让我害怕,让我心生恐惧,然后又打开行李,重复的说服自己不要回去…就这样!就是这样我才错过了和大哥在一起的时光!你们和大哥在一起度过了风风雨雨,有着无数美好记忆可以让你们在日后回味。但我呢?王京,我呢?你有没有想过,对我而言,我连可以回味的记忆都没有啊!我怎么能不自私!我凭什么不自私!”

 

王京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他无法面对妹妹如此声泪俱下的哭诉。

 

“你说我自私,”王晓梅抹了把眼泪,继续说了下去,“难道大哥就不自私吗?他为了逃避,抛弃了我们,抛弃了他身为国/家的责任,他…”

 

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肩上,“好了晓梅,别说了。”

 

她一愣,随后顺着手主人的力道坐了下来,双手捂脸,肩部微颤,不出声了。

 

王京叹了口气,“濠镜,你也认为我这么做不对吗?”

 

王濠镜透过镜片的目光依旧是那么平和,他并未直接回答王京的问题,而是顺着自己原先所想着的说了下去,“我觉得,这都可以商量。要不要坚持唤醒大哥这件事情,怎么做都有不对的地方。唤醒的话,有违大哥本身的意愿,对大哥本人来说不公平,更还有可能长时间耽误我们的工作——能不能成功还两说;不唤醒的话,对我们自己不公平…我想,我们中不会有人是不希望大哥回来的吧,”他环视了一圈,继续说了下去,“就算有着之前美好的回忆,但在大哥走后,这些美好只会让我们对大哥的怀念变得更深,对自己今日主动放弃了援救大哥而感到懊悔…这样的悲剧,我希望不是由我们亲手创造的,我希望这个决定是由我们深思熟虑后再做出的。就这样。”

 

谈话一时陷入了僵局。王瑛会意的站起身,离开了房间,临走前拜托了王京在事后告诉他一下谈话结果。王京点了点头。

 

他轻轻的阖上了门,靠在墙边,一点、一点的滑了下去,直到整个人蜷缩在地上。

 

…我是谁?

 

----------------------

 

“…瑛,瑛?”

 

肩部被人拍了拍。

 

“…耀?”

 

眯着眼,眼前的光太过强烈,只能隐隐约约的看到一个身型修长人影。

 

“是我。”

 

“耀,你回来吧。我只是你的第二人格,怎么能代替你成为这个国/家的代表?”

 

黑影不答,带着一丝笑意,反问道:“瑛,难不成你真的当自己是我的第二人格了?你能瞒得过他人,还瞒得过我吗?”

 

王瑛沉默不语。

 

“去吧,代替我活下去吧…”

 

----------------------

 

“…王瑛,王瑛?您还好吗?”

 

“我还好,”王瑛揉了揉眼睛,试图把自己给撑起来,但由于蹲着时间太久腿已经没了力气,索性直接坐在了地上。“你们谈完了?”

 

“是的,我们希望再试一次。”

 

“可以,”单手撑着头的一边,懒懒的看着身旁站着的王京,“我刚才梦到你们大哥了,看他的意思估计是想让我替他扛着这一堆烂摊子。如果你们真的想把他叫醒,我建议你们尽快了。”

 

“我帮您约后天?”

 

“行,就英/国吧,现在估计也就只有他们家有办法了。”

 

 

 

 

“来了?”

 

“嗯。”

 

“你知道的,我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

 

“我知道。”

 

“那你为什么还要来?”

 

王瑛默默的抿了口茶。

 

“我有办法。”

 

“哦?说来听听。”

 

“如果你能把我送过去跟耀单独相处的话,我想我能说服他。”

 

“这么自信?万一你失败了怎么办?”

 

“不会的,”王瑛笑了笑,“我都认识他几千年了,可是最了解他的人啊。”

 

柯克兰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我明白了,时间不多,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又是一个冰冷的雨夜。

 

王耀又做梦了,但这次他梦到了过去。

 

小小的他,眼前是身着青色袍子的小时候的王瑛。

 

他静静的坐在那里,手上用一块清亮的玉石雕刻着什么。

 

他走过去,坐在了王瑛的旁边。

 

王瑛没有抬头。

 

“耀,你来了。”

 

“嗯。”

 

他们都没有再说话,只有玉石与刀片之间相互摩擦的微弱声音响起。

 

等王瑛的作品快要完成的时候,王耀终于又开口了。

 

“瑛,活这么久好吗?”

 

“好,也不好。”

 

“怎么说?”

 

“好,是好在我们有着充足来与所爱之人相处,好在我们可以用这么长时间来平复一切伤痕,好在我们可以用这无尽生命来感受这世间中的一切美好。”

 

“可这样看来对那些普通人多不公平,”小小的王耀用着稚嫩的声音说,“他们的生命是如此的短暂,在漫长的岁月河流中,他们的存在甚至连一丝浪花都无法惊动。他们所拥有的一切,甚至创造出的一切,最终都会在风中化作虚无。与他们相比,我觉得我们太幸福了。”

 

“不,正相反,我很羡慕他们。”

 

王瑛停下了手上雕刻,抬起头,黑色的双眸中映照着点点金光,“悠久的生命会让相爱之人相看两厌,让原本和睦的外衣分崩离析;长时间一点一滴累积下来的不满会让好友反目成仇,其中较为脆弱的一方率先崩溃,最终离开;更重要的是,无尽的生命必回导致无尽的孤独——而这是不可能避免的。你将要不得不面对友人的离去——或是因为死亡,或是因为背叛…如此,你还觉得悠久的生命好吗?”

 

“…不好。”

 

王瑛继续刻着手上的玉石。

 

“瑛,你也会离我而去吗?

 

王瑛没有说话,他仿若没有听到一般,继续着手上的工作。

 

终于,他停了手,满意的看了看它,将它放到了王耀的手上——那是一条通体翠绿的小龙。

 

“耀,你总有一天会明白,我的离开并不值得你痛苦。”

 

“你要相信,相信我一直与你同在。”

 

“只要你记得我,”

 

“在世间我会活在你的心里。”

 

“记住我。”

 

“不要忘记我。”

 

“现在,醒来吧。”

 

 

 

 

王耀回来了。

 

一切都仿佛回到了它本该有的样子,阿尔弗雷德在会场上大肆宣扬着他所谓的“英雄主义”,亚瑟和弗朗西斯时不时的拌嘴,伊万笑眯眯的握着他的水管,时不时的怼几句阿尔那过于天真的想法。

 

王京还是认真的处理着各种各样的文件,王嘉龙依旧脸色没有一丝笑容,王濠镜还是摇着扇子笑的温和,心里想着的都藏在了温和的表面下。

 

王晓梅依旧任性的不回家,过节才别别扭扭的打个电话祝贺几句。王耀对此无奈的笑笑,但还是期望着对方什么时候回来看看。

 

一切仿佛都没有变,除了消失了的王瑛。

 

哦,还有王耀不知何时开始挂在了腰间的玉佩。霸气威武的应龙诡异的与严肃认真的西服套装很搭——不过大多数时候王耀都会把它握在手里,细细把玩。

 

意/大/利有一次贸贸然的问了句这是哪里买的,王耀笑了,目光柔和。

 

“不过是一个旧友送的礼物罢了。”

 

END

 

 

夜麟的碎碎念:

可能有人还不是很清楚王瑛到底是谁,在这里解释一下:王瑛就是龙。它催眠自己是王耀的第二人格,但他实际上就是龙的灵魂。龙死后由于受王耀强烈的思念,灵魂一直陪着王耀。后来王耀沉睡,为了防止王耀的身体消失,他就进入了王耀的身体。但又由于他觉得自己站了王耀活着的机会内心十分愧疚,于是就催眠自己是王耀的第二人格王瑛。龙原来就叫做王瑛,他在王耀身体里的时候仍旧坚持称自己是王瑛。他骗了自己,骗了其他的意识体,但它没能骗过王耀。他们两人实在是太熟悉对方了。这就是王瑛在梦到王耀时王耀那么说的理由,也是王瑛在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亚瑟的时候说自己最熟悉王耀的缘由。


评论
热度(29)
  1. HE叶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左耀<疾病中心>

© 叶翎 | Powered by LOFTER